公共咨询结束后看法不一 市建局将对短租房展开民意调查

管制短租房的公共咨询所获得的反馈支持与反对皆有,市区重建局将展开民意调查,进一步了解国人对于如何监管短租房服务的看法。(档案照)

字体大小:

管制短租房的公共咨询活动已结束。市建局指出,国人对此看法不一,有的认为提议过于严苛,有的认为须制定更严格的监管条例。当局将待民调结果出炉后,再结合公共咨询收集到的意见制定监管框架。

管制短租房的公共咨询所获得的反馈支持与反对皆有,市区重建局将展开民意调查,进一步了解国人对于如何监管短租房服务的看法。

市区重建局今年4月提出一系列短租房监管措施建议,这包括规定Airbnb等短租房服务平台必须申请营业执照、协助政府向屋主征税、私宅屋主也要事先征得多数业主同意才能提供短租服务,并遵守90天短租限制。当局当时就此展开公共咨询,征集国人建议。

公共咨询活动已于5月31日结束。市建局指出,国人对短租房监管力度的看法不一。“有的认为提议的措施过于严苛,但有的则认为有必要制定更严格的监管条例,尤其是那些不希望他们的住宅区有单位变成短租房的居民。”

受访专家:支持与反对阵营或不相上下

当局昨天指出,已委托一家调查公司展开民意调查,以求更仔细地了解国人对短租房的看法,待调查结果出炉后,再结合公共咨询收集到的意见制定监管框架。“我们会继续谨慎地研究这个课题,再决定下一步要采取的行动。”

这是政府自2015年以来针对短租房展开的第二轮公共咨询工作。受访专家和学者指出,政府要进一步展开调查意味着支持与反对短租房的阵营不相上下,也凸显了监管的难度与复杂性。市建局没有进一步透露调查规模与预计完成时间。

目前,将私宅出租少于三个月属违法行为,但仍有一些屋主通过Airbnb等平台让外国游客预定入住。今年4月,两名房地产经纪将公寓单位转变成商业民宿,违例出租给游客,最终各被罚款6万元。

短租房是新型“共享经济”模式下的一种产物,但也因缺乏监管而在全球多个城市出现了扰民和公共设施遭破坏等问题。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较早前在国会上指出,政府观察到短租房确已造成租金和房价上扬,并表示正在谨慎探讨问题,但不急于修改任何现有条例。

义安理工学院旅游业课程高级讲师詹家敏受访时指出,政府公共咨询一般会邀请主要利益相关者提供意见,或举行小组讨论收集看法,但这无法捕捉到一般国人对短租房课题的看法。

“短租房会影响到所有人,展开调查可以把网撒得更广,主动接触那些在之前阶段没有提出看法的国人。”

他也指出,虽然政府严禁组屋提供短租服务,只考虑在受监管的环境中开放一定的私宅短租业空间,但短租房带来的影响将超越私宅范围。“新加坡多处组屋区内就有很多公寓,外籍游客也会影响到周围组屋居民的居住环境,因此调查不能只针对公寓住户,而是包含所有新加坡人。”

雅丰苑公寓管理委员会主席陈顺良则认为,调查在征集所有国人看法的当儿,可采集较多公寓屋主的意见,了解他们的看法,这是因为短租房和拟议中的条例主要影响的是公寓而不是有地私宅。

“希望通过调查可以更明确地看出多数国人的立场,如果还是反对和支持人数差不多,要制定和执行条例就会变得很困难。”

房地产公司杰地集团执行总监麦俊荣倾向于推出严格的条例监管短租房。他说,短租房造成的社会问题已引起反弹,新加坡人口更密集,以高楼住宅为主,因此相信负面影响会更大。

“支持短租房的人认为这可以刺激经济和旅游业,但这种说法不一定成立。要来新加坡观光的人不会因为本地没有短租房而不来,我国目前也不缺酒店客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