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每月至少五次 20人楼下烧冥纸 烟飘入屋主妇叫苦

楼上邻居经常与一群香客,在楼下草地将大量冥纸丢进自备的网状铁桶,导致浓烟弥漫。(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男子每月至少五次“带团”,在楼下草地烧冥纸,导致浓烟弥漫,灰烬随风飘,家住七楼的妇女有窗口不敢开,苦不堪言。

饱受浓烟和灰烬烦扰的妇女是韩美玲(48岁,待业),住盛港区的河谷弯(Rivervale Crescent)第180D座组屋七楼。

韩美玲是从今年初开始,注意到大约20人,时不时会出现在楼下草地焚烧冥纸。这班人每次一出动,浓烟和灰烬就会飘进她七楼的单位,导致屋内“乌烟瘴气”,呼吸很不顺畅。

“有邻居告诉我,其中几人就住楼上,经常有香客上门,他们会一起到楼下焚烧冥纸,相信是在进行一些宗教活动。”

据她观察,他们一般20人上下,通常在下午4时至6时前后焚烧冥纸,一个月至少五次。据韩美玲的说法,这群人放着焚烧炉不用,直接在草地上焚烧,所以才导致大量浓烟。”

根据她提供的视频,法事进行时,草地两边插小旗子,摆了几个小红杯,一行人将大量冥纸丢进两个用铁网围起的草地上焚烧,股股浓烟飘上天空。在凶猛的火势旁,还有一大袋冥纸等着要被烧。

韩美玲住家的客厅和睡房对准草地,浓烟和灰烬在熊熊烈焰中被热气带到半空,这时只要一阵风,浓烟和灰烬就全往屋里飘,浓浓焦味一般需至少二三个小时才会消散。

“即便关上窗户,烟味还是可以透过窗户的细缝飘进来,搞得我头很痛。”

韩美玲曾两次下楼劝请对方利用铁桶烧冥纸,可是对方一意孤行,她因此已多次向市镇会和议员投诉。

记者走访该组屋区,许多居民也指不时有烟味飘进屋内,需经常把窗户关上。

其中,住六楼的林先生(75岁,退休)说,焦味经常让他感觉喉咙不适。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7月25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