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妻:疑中风帮放血 女佣报警称被虐

王先生指女佣比了中指后,忽然跌坐地上,申诉拳头打不开。(受访者提供)
王先生指女佣比了中指后,忽然跌坐地上,申诉拳头打不开。(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老夫妻指工作未满一年的缅甸女佣不停嚷着要换东家,态度差而责备她,女佣竟当场比中指,对质后女佣狡辩是“中风”双拳打不开,还擅自离家报警称被老夫妻针扎。

王先生(65岁,德士司机)与王太太(60岁,主妇)申诉,媳妇在去年8月聘请该名24岁的缅甸女佣,希望她能帮忙照顾三岁与九个月的年幼孩子,但女佣一开始工作表示不会照顾小孩。

“孙子周日和我们住,女佣也随孩子一起,到周五晚上孩子与女佣才回去儿子与媳妇家。我们请她来看孩子,她却说不会替孩子冲凉,更换女婴大解后的尿片时也说很臭,所以我们让她专心于家务事。”

岂料,女佣仍非常粗心,工作八个月就先后弄坏了两台风扇、冰箱与洗衣机,在工作半年后不停嚷着要换东家,工作态度极差。

sc_1_edited_Medium.jpg
女佣被指要王太太帮忙,过后却能慢慢打开双拳。(受访者提供)

王先生称,上个月17日回家吃午餐,撞见女佣对妻子无礼,因此大声喝斥她,女佣竟用双手向他比中指。

“妻子见状和女佣对质。突然,女佣跌坐在地上紧握双拳,说拳头打不开,还说她每当生气就会这样。她看似出现中风症状,还要我们帮助她把拳头打开。”

王太太想到曾在面簿上看见若中风,可用针扎手指释放血液,于是要女佣试试。

“我拿针给她要她自己尝试,但她说怕痛,我也不敢动她。过后,她拳头慢慢松开,好像没事般。但当天下午2时许,我从房间出来,就发现女佣不见。”

她说,忽然想起女佣之前和她说内裤掉落楼下想去捡,于是下楼去找她,但遍寻不获。过后女儿接到警方通知,说女佣跑去警局报案指被虐待,说雇主用针扎她,让他们深感被冤枉。

roe_7058_Medium.jpg
王太太表示,她之前在面簿看过可通过释放血液让中风者好转,但女佣却不愿尝试。

送她到机场 她却没登机

目送女佣进登机门后,女佣却说要和人力部对话,继续逗留本地。

王先生表示,女佣出走后两天,他发现放置硬币的透明盒子与扑满被动过,盒子内少了28元。

“扑满内少了多少钱我则不清楚,但底部明显被人弄开。我过后想起她刚买了新包包与拖鞋,猜测钱可能是她偷的,于是报警备案,而过后她对我们的指控也被确认不实。”

他说,在女佣出走两天后为她买机票,安排她回国,他们目送她进入登机门,却在不久后获知女佣没登机。

“她进去后就通知机场职员,说想和人力部人员对话,机场职员于是帮忙致电,我在上个月24日走访女佣中介时,看见她还在。”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到王先生报案。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8月2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