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曾增被指非礼9名中一生案 学生供证:见他手置床单下 在男生身上游动

被告曾增博士。(档案照)

字体大小:

曾增博士被指非礼9名中一生案件续审,一名学生领袖今早(8月20日)供称亲眼看见曾增的手置床单底下,在一名男生下体游移,因越想越不对劲,隔天向老师揭发。

曾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社工与心理学系高级讲师的曾增博士(58岁),面对12项控状,指他在1999年6月29日和30日两天的午夜,在旧机场路基里玛营里的房间和厕所内,非礼9名男学生。

受害者当时都是13岁的中一生,来自东部同一所中学,如今皆已32岁。

控方以其中5项控状提控,曾增不认罪,案件今早进行第二阶段审讯。

今早供证的是33岁梁家权(33岁,译音),他案发时是一名中二学生领袖。

梁家权说,他当时参与为期三天两夜的假日营,协助老师照顾参加假日营活动的中一生。

由于这是校方与校外组织合作的假日营,因此参与者也包括曾增。

梁家权说,活动主办商、校长、老师、以及学生领袖在每天活动结束后,会开会检讨(debrief),可是第二天晚上的检讨会议,却不见曾增人影,梁家权被委派找曾增去开会。

梁家权供称,凌晨1点半时看见曾增在房间,坐在一名男生床上。曾增当时手在床单底下,在男学生下体游移。

梁家权说,他当时不知如何反应,也不知道什么是对是错。他通知曾增下楼开会后,离开房间。

不过梁家权越想越不对劲,到了早上将事件告知老师。老师知道后,要召集所有的学生领袖写报告,而梁家权把自己看到的写在报告里,校方之后报警,从而揭发这起事件。

律师:报告或造成偏见

辩方律师指报告对曾增造成偏见,反对控方将报告呈堂,双方争辩庭上掀火药味。

控方打算将梁家权当年写的报告呈堂,不过遭辩方律师反对。

律师说,梁家权报告里写的受害者,不是控方所提控的5项控状里的受害者,而是暂时搁下控状中的其中一人。如果控方将报告呈堂,内容或对曾增造成偏见。

不过控方反驳,称报告能证明曾增的干案模式,也能解释校方为何会报警的原因。

法官同意让报告呈堂,但认为报告会对曾增造成偏见,因此在考虑梁家权的诚实度时不会将报告考虑在内。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8月20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