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称亲眼见 曾增按摩朋友下体

知名心理学家曾增博士涉嫌非礼男生下体,潜逃17年后落网,在法庭受审期间三次上庭受审都躲避摄影镜头,但他今天终究被拍,时隔17年,样子再次曝光。

本案今年4月16日开始审讯两天,昨天续审,今天是第四天审讯。曾增早前三次上庭,都顺利回避了摄影镜头,直到今早进入法庭前,才被在法庭外的摄影记着捕捉到他的样子。

案子今早续审,控方传召当年13岁,现年32岁的证人(技师)供证。

证人供称,在学习营的第一天晚上,他和朋友坐在双层床上层聊天,被告走进来,知道朋友脚部酸痛,帮朋友按摩,从小腿一直按摩到下体,绕着下体来回按摩两到三次。被告没有刻意挡住他的视线,证人因此亲眼看见被告按摩朋友下体,但他当时没有告诉老师。

学习营结束后回到学校,老师召集所有参加学习营的学生,问他们有没有人被非礼或目睹非礼事件,他才说了出来。

迪瓦利律师盘问证人时,指当天晚上,学生们被罚步操,做俯卧撑和跑步,之后得进行反思活动,问证人有没有这回事,可是证人表示不记得。

在昨午的审讯中,一名受害男生供称指被告称帮他按摩,却乱摸他,从小腿按摩到下体。

该名证人案发时13岁,目前32岁,是一名仓库员工。他是供证的第五名受害男生。

根据证人供证,学习营举行的第一晚,他躺在双层床的上层,与站在床边的朋友讲话,被告突然出现,得知证人脚部酸痛和感觉疲倦,便替证人按摩,直到下体部位。

证人说,事情发生得太快,他被吓到,后来因为被告是活动协调人,以为是被告关心他,因此没想太多。被告走开后他便睡觉,事后也没告诉任何人。

学习营结束后,老师问及非礼一事,他于是把事情说出,跟着被叫去校长室问话。他记得有超过五名学生被叫去问话。

曾增坐在犯人栏听证人供证,神情镇定,边听边做笔记。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8月21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曾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