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男友电单车 女郎车祸锯腿 向已故男友父母和司机索赔至少25万

22岁帅哥深夜骑电单车送女友回家酿一死一伤惨祸,女友抛飞锯腿保命,住院半年记忆全无,入禀高庭向男友代理人及涉事司机索赔至少25万元,她无奈透露仍爱着死去的男友,展开索赔事宜实在是情非得已。

《新明日报》曾报道,这起悲剧发生在2015年8月23日凌晨3时30分左右,当时22岁的正规军人陈家盛骑着电单车,载着同龄女友赖佳宜,送她回家,来到兀兰4道与5道的交界处时却遭一辆轿车撞上。陈家盛惨死,赖佳宜重伤左腿截肢。

时隔3年后,赖佳宜(25岁)入禀高庭向涉事司机邱宗贤(30岁)及男友的代理人索赔。据了解,代理人是男友父母。

根据索赔书,女友当时被抛飞后,身上多处受伤,一度性命垂危,被送入加护病房后,进行了多项手术,蛛网膜下腔出血、颈动脉撕裂、左眼受创、左手臂、右腿及脚踝骨折、左腿截肢。多组医疗团队的医生为她进行手术后,她在加护病房住了整整半年,住院期间肌肉受损发炎、感染肺炎,车祸更导致她患上急性压力症。她到了同年9月16日才出院,数度回医院开刀,并装上义肢。

赖佳宜受访时告诉《新明日报》,车祸发生前后约半年的记忆是空白的。“医生为了使我感受不到有疼痛,让我处于镇静沉睡的状态长达10天,之后就一直在加护病房内。”

她表示,父亲今年三月失业,母亲也没工作,入禀高庭向涉事司机索赔,但因死去的男友是骑士,自己是后座乘客,根据法律程序,必须也得向他的代理人索赔。“其实,我仍深爱着他,也一直有和他的家人保持联络,必须向他们索赔,实在是情非得已。”

20180821_news_chehuosuopei_Small.jpg
赖佳宜如今仍在学习用义肢走路。

医药费40多万

女郎三年来医药费就花了40多万元,索赔总数额暂未定。

赔偿金可分“一般损害赔偿金”(general damages)和“特别赔偿金”(special damages)两种。前者指的是针对伤势、痛楚等作出的赔偿,而后者则是针对病假期间蒙受的收入损失、医药费、维修电单车的费用等。

赖佳宜通过代表律师入禀高庭索赔的“特别赔偿金”为12万1528元2分。赖佳宜表示,自己三年来单单是医药费就花了40多万元,索赔总数额目前未定下。

左眼神经线受损

女郎左眼神经线受损,眼球活动受限,原本有完美视力的她,患上远视。

赖佳宜在车祸中左眼受创,瞳孔放大,视力受影响,此外她的左眼皮也因此下垂。

“医生说如果我动刀修正,就无法合上眼皮,就连睡觉也不能合眼,而且可能受感染,所以我选择不动手术。”

诉方提呈的一则医药报告显示,今年5月23日,赖佳宜左眼皮下垂,患上睑下垂问题,而且左眼神经线受损,眼球活动受限,原本有完美视力的她,今年才25岁却因瞳孔放大,近物无法看清楚,患上远视,目前得佩戴眼镜看东西。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8月21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女郎车祸锯腿 向已故男友父母 和司机索赔至少25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