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嗜赌前夫借大耳窿 前妻独自面对骚扰

游女士指前夫欠大耳窿后音讯全无,害她每天受到骚扰。(庄耿闻摄)

字体大小:

前夫嗜赌如命,借大耳窿近3000元,如今音讯全无,留下前妻一个独自面对大耳窿骚扰。前妻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甚至不敢让11岁儿放学后自己回家。

读者游女士(38岁,保险业)向《联合晚报》申诉,过去几个月,她因为陈姓前夫(40岁)拖欠大耳窿2000元,导致大耳窿不断骚扰她,令她苦不堪言。

“大耳窿不断拨电给我,电话接通后他们就会破口大骂。他们也会通过Whatsapp发我一些不堪入目的短信,甚至还发来他们放火烧大门的视频,扬言接下来会轮到我家。”

除游女士自己外,大耳窿也不断对她的邻居和公司拨打骚扰电话,一天可多达50通,游女士气得前后两次报警。

但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大耳窿将儿子(11岁)的个人资料和就读的学校班级发给游女士,扬言要对儿子不利。

她说:“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以前儿子放学后会自己回家,现在我都不敢了,一定要他留在学校,直到我下班来接他一起回家。”

大耳窿骚扰的问题源自于游女士的前夫。两人在2006年结婚,隔年生下儿子,丈夫也在儿子出世那年染上赌瘾。

“他在结婚前就有赌球的习惯,但金额不大。但他在2006年加入新公司后,那里结识的损友教他在上网赌球,结果情况一发不可收拾,导致他欠下数十万元的赌债。”

由于前夫一再欠债,游女士毅然决定离婚。离婚在去年4月生效,女方保有孩子的抚养权,前夫则能每月一两次上门探望儿子。

“今年7月,他上门时却告诉我,自己向大耳窿借了2950元,我当时立即将他赶走,并清楚告诉他,债务一天不解决,就不要再上门来。”

没想到,游女士却在此时开始接到大耳窿的骚扰电话,丈夫也音讯全无,她只能独自面对。

记者尝试联系游女士的前夫,但号码已被注销。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8月23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