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市镇会官司激烈开场

两市镇会的代表律师指责刘程强等工人党议员与团队,2011年胜选后迅速安排支持者成立公司接管市镇会事务以牟利。工人党则反击指原管理代理公司基于政治原因不愿继续合作,而管理代理公司代表身兼市镇会要职,在人民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也相当普遍。

预计长达一个多月的工人党市镇理事会官司昨天(10月5日)拉开帷幕便立即上演激烈交锋,两市镇会的代表律师指责刘程强等工人党议员与团队,从一开始就图谋不轨,2011年胜选后迅速安排支持者成立公司接管市镇会事务以牟利。

工人党则反击指原管理代理公司基于政治原因不愿继续合作,而管理代理公司代表身兼市镇会要职,在人民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也相当普遍。

官司因涉及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现任秘书长毕丹星三名党内重量级人物而引起广泛关注。有公众昨早提前三小时到高庭排队入场,大批媒体也在法院内外驻守,加上诉辩双方四个律师团共20多名律师,庭内可谓座无虚席。

三人连同被起诉的市镇会理事蔡誌泓和符策涫、市镇会前管理代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负责人侯文芳全程聆讯。工人党所有当选议员和非选区议员都出席了审讯,唯独陈硕茂没有出现。

诉辩双方在开庭陈词中,聚焦工人党2011年5月7日赢得阿裕尼集选区议席后发生的连串事件。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简称AHTC)代表律师陈明安指出,市镇会当时与管理代理公司CPG的合同还剩两年,但市镇会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继续与CPG合作。

他说,时任后港市镇会秘书侯文芳5月13日联系CPG负责人蔡隆川讨论交接工作,并于5月15日同丈夫卢仲明注册成立FMSS。四日后,刘程强发电邮告诉侯文芳,委任卢仲明担任市镇会总经理或秘书是“比较干脆和容易的做法”。不过,CPG实际上直到5月30日才要求中止合同。

白沙—榜鹅市镇会律师达文星也进一步以犀利措辞指出,在尚未终止CPG合同,以及没有公开招标情况下确定FMSS为管理代理,无异于“让FMSS的枪口对准市镇会”,使市镇会受制于FMSS。此外,卢仲明夫妇兼任市镇会要职构成利益冲突,出现“自己开发票自己批准付款”的漏洞,但林瑞莲和刘程强等理事却没有尽责保护居民利益,制定充分的监管制度防止公款遭滥用。

诉方认为,市镇会款项是居民的血汗钱,但答辩人失职造成的不当付款使市镇会蒙受巨额亏损,管理不当也会影响房产价格。两市镇会为此要向答辩人追讨超过3371万元的款项。

不过,代表林瑞莲等市镇会理事的CR拉惹高级律师在反驳中强调,CPG不继续与市镇会合作是出于刘程强从政多年的经验判断。他1991年当选后港区议员后曾遭遇不可继续使用原来市镇会办公室的情况,而必须设立全新的市镇会。

根据林瑞莲的宣誓书,CPG负责人蔡隆川后来告知CPG同时是宏茂桥市镇会的管理代理,“同时为行动党市镇会和反对党市镇会服务会影响CPG的业务”。她说:“我们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我们已考虑到CPG可能退出。”

CR拉惹也指出,蔡隆川本身是CPG董事经理,在阿裕尼市镇会担任总经理,行动党市镇会也有管理代理公司职员兼任市镇会工作的先例,这已成为“行业惯例”。

他强调,市镇会总经理和秘书只是执行任务的角色,他们听命于市镇会理事,因此不构成利益冲突问题。审讯将在下周一继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