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FMSS有枪也没有扳机! 刘程强否认将居民利益拱手相让

字体大小:

“你这样做,就等于给了FMSS一把枪,让他们指着AHTC的头!”

“他们有枪也没有扳机!”

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领袖等人的案件审讯今天(10月17日)进入第九天,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的代表律师文达星与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继续交锋。文达星将首日开庭时用过的“拿枪指头”比喻重新提起,措辞强烈指责刘程强把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ljunied-Hougang Town Council,简称AHTC)管理的集选区居民的利益拱手让人。

文达星在审讯中多次提到,刘程强有意让FMSS(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成为唯一肯为市镇理事会服务的管理代理公司。他说,工人党在2011年选择聘用FMSS的时候,该公司上下只有8名员工,因此刘程强根本不应该雇用这样一个没有经验的“起步公司”,管理庞大的市镇。

刘程强回复,他们当时知道该公司会聘用后港选区的职员,所以并不担心公司人手不足。

文达星指出,工人党于2011年聘用一家与该党关系如此密切的代理公司,2012年公开招标时,又怎么会有公司愿意参与招标?因此他推测,2012年的公开招标,只是在走形式。因为工人党之前的做法,已经能确保FMSS将是唯一愿意为该集选区服务的公司。

文达星也进一步指出,这样做是有风险的。当FMSS成为唯一的选择,如果他们提出不合理要求或要价高昂,市镇会将没有商讨余地。这就相当于把一把枪放到该公司手中,让他们指着市镇会的头,侵害居民利益。

面对这样严厉的质控,刘程强迅速反击说:“他们有枪也没有扳机”。

他解释说,市镇会依然有回旋余地,因为他们仍然可以选择由工人党自行管理,正如之前在后港选区的做法。因此不会发生因为FMSS是唯一的选择,就损害居民利益的情况。

文达星随后表示,刘程强将没有能力保证员工会在FMSS与市镇会发生矛盾时选择AHTC,这其中仍有风险。但刘程强坚持自己与后港员工共事多年,对他们有信心。

“你不诚实”的你来我往

文达星引述一封2011年5月29日的电邮,意图以此说明刘程强与林瑞莲等人一早就计谋把原管理代理公司CPG踢出局,再委任FMSS为新代理。

刘程强坚决反对这一点,强调两人当时是在CPG不愿意续约的假设之下,讨论应急措施。

文达星紧咬电邮内容,反问刘程强为何不在电邮中提及这项假设。刘程强回答,虽然未在电邮中提及,但他当时心里是那么想的。

两人因此僵持不下,文达星更指刘程强“不诚实”。

这段对话如下:

article_20181017_hougang_courtcase_Large.jpg

article_20181017_hougang_court_case_mobile_Large.jpg

对话最后以刘程强举起双手,表情无奈结束。

 

文达星:曾有人提醒刘程强应公开招标

审讯进入白热化阶段时,文达星问刘程强是不是完全没有人向他提出应该进行公开招标这件事情。

刘程强思考后回答:“是”,谁知却被文达星抓住痛脚!

文达星呈堂的证据是2011年5月13日,一名陈姓工人党支持者发给刘程强的一封电邮。电邮中提到,要找到优秀的管理代理并不容易,行内非常缺这方面的人才,因此应该尽快开始公开招标。

“早在5月13日,你当选后的第六天,就已经有人提醒你,要开始招标!”

之前文达星多次提问刘程强为何没有第一时间进行公开招标,刘程强的答案包括“没想到”“当时就是没有这样做的念头”等等。文达星针对以上电邮,指刘程强的这些说辞是不真实的。

另外,双方也针对刘程强为何将同年7月的一次市镇会会议延期,避免CPG出席的真实原因僵持不下。

文达星质疑,如果更换管理代理的过程是合法、并没有任何好隐瞒的,为什么不让CPG直接参与会议?

刘程强表示,因为他对CPG不信任,也觉得场面会尴尬,因此他不想让对方参与会议。

文达星则推论,这是为了避免让CPG知道FMSS即将接管市镇会。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计划,目的是要保证FMSS能获得项目。因为如果CPG知道工人党在没有招标的情况下委任新代理公司,他们或许会提醒对方,这是不符合规定的。

面对指控,刘程强只简单回复:“没有这样的计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