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总编辑韩咏梅三访金庸 索不到签名

“我相信佛教,相信人是不死的,生命长期在流,今天和昨天是联系的,这辈子和上辈子也是联系的。我下一世可能不会写小说了,但我写的小说中,那些比较好的影响还是会存在的。所以我生大病时,心里也不是很害怕,真的要死的话也没有办法,死了不过是换一个新的生命。”

这段话是1997年9月,有幸访问金庸时他说的一段话。当年他73岁,前一年心脏病发,和死神打过一次照面。医生把他的心脏拿出来修补,切去百分之十六。

当时我问他身体状况时,他说自己不怕死,真的要死的话也没有办法,死了不过是换一个新的生命。

金庸是个文人,但性格活脱脱就是一个“大侠”,如果活着是一种功夫,他很早就练成上乘武功,爱恶分明,在我刚入行的那几年,有三次难得的机会访他,现在回头看那些访问,金大侠留下的话还是那么吸引人。

访问金庸这样的名人,拿书给他签名是最自然不过的。第一次访他,是1993年9月,他到我国担任亚洲大专辩论会评判,主任派我隔天去访问。当时家中有几套金庸小说,可是翻得很烂。

于是访问前我赶到书城去买了一套《射雕》,兴致勃勃拿去给大侠签名时,他很直接地说:“这是盗版的,我不能签。”

初出茅庐的我十分尴尬,从此买书都看得很仔细,手头再紧也绝不买盗版书。

第二次访问时,我离开工作岗位去念书,1997年回来后在《新明日报》工作。那时知道金庸来,也知道他每次都住同一间酒店的同一栋楼。我和一个同事碰运气到酒店去留言要求访问。那年新明庆祝30周年,这份报纸是金庸当年在新加坡创办的,有一点感情,所以接受访问。

这次我带一本《明报周刊》出版的《金庸传》,这次不会是盗版了吧?

“这本书中有很多造谣的成分,非常不可靠。出版后,我曾经要禁止他们出版,关于书中一些内容,我可以控告他们诽谤。

“这个作者写书之前,根本没有和我见过面,出版后来见我,被我骂了一顿之后,就再也不敢来见我了。”

这一次,当然也碰了一鼻子灰,要不到签名。不过,为了澄清书中内容,金庸接受我们90分钟访问,从初恋、三段婚姻、最对不起的女人、卖明报、新加坡演员中谁最适合演黄蓉、杨过,以及为什么花了250万新元建了西湖书舍却不敢去住等等,访问中还谈到我国建国总理李光耀、彭定康、香港民主化。大侠不怕你问,只怕不敢问。

第三次访问是在2000年,当时海峡两岸局势紧张,请他分析时局。但是当时他身体抱恙,访问比较简短。

那次我没再拿书去要签名了,现在想想有一点遗憾。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10月31日的《联合晚报》。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金庸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