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叔被指杂物占半条走廊 30多年丢了又堆

义顺组屋出现垃圾屋,居民将行李箱和旧电器等杂物从楼梯口一路排到邻居的家门外,约有五公尺长。(陈斌勤摄)
义顺组屋出现垃圾屋,居民将行李箱和旧电器等杂物从楼梯口一路排到邻居的家门外,约有五公尺长。(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义顺出现垃圾屋,六旬独居阿叔被指在走廊堆积数百件杂物,旧电器、行李箱、报纸、衣橱等,整齐排列在走廊一旁,占据一半的走道,约有五公尺长。邻居担心引火患,阻挡逃生路。

本报接获热心读者的举报,指义顺81街第820座组屋九楼的一个单位出现“垃圾屋”,屋主在门外摆放大量杂物,让居民十分担心。

约五公尺长

记者走访现场,发现单位门外走廊堆积各类杂物,从衣物、篮子、行李箱、旧电器。甚至还有多辆脚踏车和轮椅。

这些杂物整齐地摆放在走廊的一旁,占据一半的走道,而物品也从楼梯口一路排到邻居的家门外,约有五公尺。

本报记者前后四次上门,但都找不到屋主。住在垃圾屋旁边单位的女屋主,则不愿置评。

据其他邻居描述,屋主是一名60多岁的阿叔,向来独来独往。阿叔住在该单位已超过30年,垃圾堆积的情况也一直持续30多年。

住在楼下的邻居林先生(75岁,退休)说:“他以前是和母亲和姐姐住的,后来两人搬走,就剩下他一个人住在那里。他每天早出晚归,时间不定,经常都看不到他。。”

林先生也透露,数年前因为忍受不了情况,亲自找上门。阿叔开门时,他观察到房子里面堆积杂物的情况还比走廊更为严重。据他说,阿叔现在不开门不开窗,所以也不清楚屋内目前的情况。

他表示,担心囤积的杂物可能引发火患,或阻碍居民逃生,特别是物品中包括篮子和纸张等易燃物。

住在同楼另一名邻居雷宝荣(48岁,退休)则说:“说到底他的东西摆放整齐,我们也不好意思去说什么,所以只能够承受。”

邻居:投诉多次

市镇会清理后 阿叔故态复萌

邻居声称,30多年来,投诉市镇会无数次,当局派人清理后,阿叔又故态复萌。

邻居受访时都说,阿叔堆积杂物的情况持续30年,他们也多次向市镇理事会投诉,当局每次也都会派人来清理,将物品丢掉。

林先生说:“我自己就投诉很多次,每次市镇会会下来清理,让走廊焕然一新,结果不到一个月,他又会重新开始囤积物品,没多久情况就会和之前一样了。”

雷宝荣也指出,这几年来经常会看到义工尝试上门拜访,但是阿叔是否有接受援助就不得而知。

对于囤积的情况,他觉得要解决阿叔囤积杂物的问题,应该去看他是否需要任何帮助。

精神科医生:

囤积症可通过药物治疗

精神科医生表示囤积症可通过药物或认知行为治疗法治疗,市镇会则表示正和各方合作解决问题。

鹰阁专科医疗中心精神专科医生林汶龙在接受本报受访时说,“收集”旧物,将住家变成垃圾屋可能是患上囤积症。

囤积症是强迫症的一种,病患会收集一些没有意义的物品,若有人想要丢掉,病患就会感到焦虑,甚至还会出现暴力举动。

对于该单位的情况,义顺市镇理事会在答复本报的询问时指出,将杂物囤积在走廊的情况比较复杂,需要取得居民的合作。

发言人说:“我们在与各界的伙伴合作,了解情况的根源。市镇会方面,我们会定期清理那些囤积在单位外,公共走廊上的杂物。”

市镇会也表示,将继续和相关机构合作,看如何帮助居民,劝请他合作,以提高他他们的生活质量和习惯,解决囤积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