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机构助低收入家庭试行 保姆计划牵线 让妇女帮妇女

订户
经营夜市摊位的阮喜兴(左一)上个月中试用慈善机构Daughters of Tomorrow的“社区保姆计划”服务,让两个女儿黄海音(左四)和黄爱玉从托儿所下课后,到退休人士李玉英(左三)家中接受看顾,直到她与丈夫收档后才接她们回家。(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今年2月,慈善机构DOT在武吉巴督试行“社区保姆网络”计划,对象是须兼顾工作和家庭的低收入妇女。另一方面,该机构也招募想帮补家庭收入的妇女为保姆,让双方互惠互利。由于计划以低收入家庭为对象,DOT建议保姆出于邻里互助精神,将收费维持在低收入家庭负担得起的水平。

同丈夫一起经营夜市摊位的阮喜兴(33岁),因负担不起夜间保姆服务,一周至少五天必须带着两个幼女一起赶夜市,摆摊至接近午夜。为赚取更多收入,夫妻俩各经营一个档口,但阮喜兴发现,一边工作一边看顾女儿越来越困难。为了让女儿早点回家睡觉,她得提早收档,收入因此减少。

上个月中,来自越南的阮喜兴在一家志愿福利团体社工的转介下,试用慈善机构Daughters of Tomorrow(简称DOT)的“社区保姆计划”,让两个分别为5岁和6岁的女儿从托儿所下课后,由一名住在他们家附近的社区保姆看顾,她和丈夫收档后才去接孩子。这样一来,小姐妹不必跟着父母熬夜,夫妇俩也可安心工作。

低收入妇女因学历低,工作往往以合约工或散工为主,不得不接受轮班制、不固定或超长的工作时间,她们的孩子因而常常无人看顾。

支援弱势妇女的慈善机构DOT,今年2月在武吉巴督试行“社区保姆网络”计划,对象就是像阮喜兴这样必须兼顾工作和家庭的低收入妇女。另一方面,该机构招募想帮补家庭收入的妇女为保姆,让双方互惠互利。

收费由使用服务的家庭和社区保姆商议和敲定。由于计划以低收入家庭为对象,DOT建议保姆出于邻里互助精神,将收费维持在低收入家庭负担得起的水平。

计划已招募17名保姆,目前有13个家庭使用服务,看顾幼儿的累积时间至今已超过2714个小时。Daughters of Tomorrow创办人陈澮敏受访时说,计划所累积的孩童看顾时间已超出预期,显示社区内的弱势家庭的妇女对服务需求相当高。

物色更多妇女领袖 让社区保姆网络遍布全岛 

陈澮敏说,DOT约三年前为一群低收入妇女开办提升就业能力课程时,发现她们有许多人因孩子无人看顾,面对难找工作或无法持续就业等问题,无形中也造成家庭经济情况难以改善。

“我们建议她们组成互助圈子,帮彼此看孩子。这项安排起初在红山一带小规模地试行。接着,我们培养一些有领导能力的妇女协调计划,逐渐扩大网络,武吉巴督成为一个主要试点。我们正在不同社区物色更多妇女领袖,未来希望让社区保姆网络散布到全岛各角落。”

独居武吉巴督三房式组屋的李玉英(73岁,退休裁缝),日前在一家志愿福利团体当义工时得知这项计划,决定成为社区保姆。

李玉英多年前不当裁缝后,做过收碗碟助手和包装工人等散工。三年前,她因体力不如前决定退休,靠积蓄过活。

上个月中,李玉英在社区保姆计划的牵线下,认识需要保姆服务的阮喜兴。双方商讨后,李玉英答应以每月约500元收费,一周五至六天提供看顾。姐妹俩下课后,由另一名社区保姆从幼儿园接到李玉英家。阮喜兴和丈夫凌晨1时许接女儿回家,她们往往已经入睡。

李玉英说:“能在家中当保姆,我也能赚一些生活费。我平时和小孩子投缘,也照顾过弟弟的孩子,当保姆相当得心应手。”

阮喜兴受访时说,她和丈夫一般下午3时得赶到夜市准备开档,晚上11时许开始收档,每周休息一至两天。

“以前两个女儿还小,还能将她们安顿在婴儿推车里,但现在她们长大了,喜欢四处跑动,带着她们去工作我很不放心。这项计划为我们带来很大的帮助,孩子不必陪我们熬夜,我们还能经营多一个档口,多赚一些收入。”

盼与社区伙伴共同提供培训 提升保姆技能

Daughters of Tomorrow希望同更多社区伙伴合作,为社区保姆提供培训,提升看顾婴幼儿的技能。

目前使用社区保姆计划服务的家庭,不少是由家庭服务中心推介,DOT创办人陈澮敏打算继续同这些社会服务机构建立联系,同时也希望与更多社区伙伴合作,让社区保姆接受培训,提升她们看顾婴幼儿的能力和知识,包括心肺复苏术等救急技能。

陈澮敏强调,DOT相信弱势群体当中,有很多等待发掘的潜能。“我们希望通过技能培训,赋予低收入妇女改善生活的能力。”

48岁的扎莉娜(Zarina Omar)是DOT培养的其中一名妇女领袖。她与当司机的丈夫育有三个孩子,年龄介于8岁至18岁。三年前,她在家庭服务中心转介下报读DOT的课程,提升自信心和工作能力。由于她喜欢烹饪,DOT安排她上食品卫生安全课程,协助她在家中开创小型食品供应生意。

今年初,DOT试行社区保姆计划,扎莉娜决定参与,以回馈机构对她的援助。扎莉娜同武吉巴督区的家庭服务中心接洽,请他们转介需要保姆服务的家长,她也参与物色和招募保姆的工作,并且充当保姆和家长之间的协调人。扎莉娜目前帮忙看顾三个孩童,看顾时间视个别家长需求而异,每月可以赚取800元至900元的额外收入,帮补家用。

陈澮敏说,DOT希望扮演引导角色,支持妇女在各自社区内推行社区保姆计划,而她们所累积的经验,也能协助DOT进一步改善计划,使它更为规范化。

DOT之前参考台湾的社区幼儿托育模式后发现,当地政府除了为家长提供津贴,协助他们把孩子送到有专业执照的社区保姆家中接受照顾,也拨款为保姆提供培训和专业责任赔偿保险等,让儿童和保姆的利益皆获得保障。陈澮敏说,DOT有意同本地政府机构合作,日后在社区保姆计划的基础上,探讨采取类似措施的可能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