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卫生学院调查显示 七分一国人一生曾患较严重心理病

每七名国人当中,就有一人在一生中曾患有重郁症、强迫症或酒精滥用症等六种不同的心理疾病。(档案示意图)
每七名国人当中,就有一人在一生中曾患有重郁症、强迫症或酒精滥用症等六种不同的心理疾病。(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这比2010年首次展开的新加坡心理卫生调查来得多。令人担忧的是,超过四分之三的病患没有向精神科医生或辅导员等专人求助,也没向宗教或心灵导师等求助。

一项最新调查显示,每七名国人当中,就有一人在一生中曾患有重郁症、强迫症或酒精滥用症等六种不同的心理疾病。

这比2010年首次展开的新加坡心理卫生调查显示有12%国人、也就是每八人就有一人曾患心理疾病来得多。调查涵盖的六种心理疾病是重郁症这个较严重的抑郁症、躁郁症、广泛性焦虑症、强迫症,以及酒精滥用症、酒精依赖症的酗酒问题,但不包括精神分裂症和失智症等其他常见心理疾病。

令人担忧的是,超过四分之三的病患没有向精神科医生或辅导员等专人求助,也没向宗教或心灵导师等求助。

这项于2016年展开的调查访问了6126名18岁及以上的国人,略少于2010年的6616人。研究团队有12人来自心理卫生学院,其余两人分别来自南洋理工大学和卫生部。

心理卫生学院研究部主任麦蒂丽苏巴玛宁(Mythily Subramaniam)副教授受访时说,心理疾病患病率增加应该是和人们对这种疾病的意识提高,且更愿意求助有关。

20181212_news_survey_Medium.jpg

广泛性焦虑症和酒精滥用症 患病率显著增加

在六种疾病当中,患病率最高的依旧是重郁症,达6.3%。这虽然高于日本的5.7%,但低于韩国的6.7%,而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患病率都高达双位数。

而患病率显著增加的,是广泛性焦虑症和酒精滥用症。前者从2010年调查时的0.9%,增至2016年的1.6%;后者则从3.1%增至4.1%。其余几种疾病的患病率略有增长但不显著,唯有酒精依赖症的酗酒问题维持在0.5%。

另外,同时患有超过一种心理疾病的患病率也增加,从2.5%增至3.5%。

调查也发现一些较可能患病群体的特征。例如,患酒精依赖症的酗酒者当中,较多是年龄较小者,18岁至34岁的患者远高于50岁以上者。他们的教育水平也普遍较低,一般是小学或中学毕业,还有一些不曾上小学。

麦蒂丽指出,这可能导致他们认为酗酒问题不大,也以为要戒酒很容易,但其实并不然。

此外,没有工作或没有固定收入的人较不可能酗酒。麦蒂丽解释,他们主要是在籍学生、家庭主妇和退休人士。他们除了因没有多余的钱买酒,也因女性一般较少饮酒,因此家庭主妇较不可能酗酒,而之前也有其他研究显示,人们迈入老年后,一般会减少饮酒。

至于没有向专人或转向宗教求助的病患,从2010年的82.1%减至2016年的78.4%。尽管有越来越多病患愿意求医,但求助者依然属于少数。

“很多病症可以治疗或控制”

对此,麦蒂丽认为,人们对心理疾病的认识虽已提高,但不少病患表示,寻求专业治疗和援助是个艰难决定,因为他们担心承认患病会影响家人、雇主和同事等对他们的观感。

心理卫生学院院长蔡奉俊教授指出,学院因此在今年同国家福利理事会合作,希望纠正和消除人们在这方面的偏见。“我们想告诉病患,很多病症是可以治疗或控制的。另外,我觉得工作场所和学府,乃至社会大众都应改变对心理疾病的态度,更正面积极地援助他人,鼓励他们尽早求医。这是整个社会应该做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