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候协定》实施细则终于通过!五大方面影响你我

《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终于通过。(路透社)
《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终于通过。(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三年前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近日一度因各方拒绝妥协,险些成了一张纸老虎。

这份协定由联合国195个成员国于2015年12月通过,取代了此前的《京都议定书》,旨在共同控制全球气候变暖,将全球气温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

近日,各国在波兰卡托维兹(Katowice)展开了长达两周、夜以继日的“马拉松式”谈判,终于打破了僵局,在原定谈判结束时间的一天后,达成一项具里程碑意义的共识,为《巴黎气候协定》增添了实施细则,顿时也让这份协定有爪有牙。

那么,《巴黎气候协定》增添了实施细则,对新加坡可有任何影响?其实,这之中的关系可大了,至少在五大方面,协定的落实或将惠及你我他。

一:明年无烟霾?

20150922_news_haze_st_file.jpg
2015年,印尼出现严重烟霾,新加坡也受波及。(档案照片)

对新加坡人来说,巴黎协定实施细则一旦全面落实,相信最值得期待的一大好消息会是:印度尼西亚烟霾不再来袭。

《巴黎气候协定》实施细则的制定,意味着印尼将有更大的责任,履行它的节能减排义务,对邻国负责、更对地球负责。

尽管厄尔尼诺现象或在明年导致东南亚遭遇比平常更干燥的天气,在卡托维兹与会的印尼泥炭复原机构主管纳齐尔(Nazir Foead)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说,即使明年更干燥,明年也不太可能有烟霾危机,印尼“有信心”可以应对。

纳齐尔说,印尼不敢保证不会有林火,但会比较少,也会更快被扑救;为避免2015年的烟霾卷土重来,印尼已采取一系列预防措施,比如修运河重新引水到干燥土地,以及在林火发生时采取相关措施防止火势蔓延。他说,印尼当局已加大力度保护印尼火灾多发地区,并且改善了政府、各社区与消防员之间的协作。

事实上,新加坡极力提倡通过多边合作及规则为基础的方式,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并且正在竭力协助发展中国家面对气候变化所造成的影响。

明年真的无烟霾?这是新加坡上下最大的心愿。

二:避免极端天气?

其实,全球气候变化,已对新加坡造成巨大影响。近年来,新加坡频频发生突发性淹水,而且这种情况似乎变得更频繁了。

诚然,新加坡地理位置良好,在一定程度上免受许多热带风暴等严重气候变化影响的波及,不过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一项报告指出,气候变化在本质上是影响全球的,也可能对新加坡造成长远的影响。

前往波兰卡托维兹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次缔约方大会(COP24)的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昨天(16日)发面簿贴文,提到上周六(15日)傍晚发生在惹兰文礼(Jalan Boon Lay)以及园景路(Yuan Ching Road)的突发性淹水,指出由于气候已改变,突发性淹水已更频繁。

他也警告,气候变化的影响在“最丑陋”的时候,将有更严重、更频繁的突发性淹水,因此“我们必须继续努力,为子孙后代保护我们的国家及星球。”

马善高说,《巴黎气候协定》实施细则的制定,意味着如今各国将依据一套准则,通报它们2015年在巴黎许下的减排温室气体的承诺。

换句话说,虽然新加坡是小国,国际影响力和控制气候变化的能力有限,但国际大环境如今已可约束其他国家,这对新加坡作为一个低洼、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小国而言,无疑有利。

三:为子孙留青山?

20181212_news_cop24_masagos_mewr.jpg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次缔约方大会(COP24)上演讲。(环境及水源部提供)

随着《巴黎气候协定》实施细则的制定,新加坡政府未来也会出台一系列政策,以达到节能减排的目标。

新加坡政府此前已宣布,将于明年起征收碳税(carbon tax),这也将是东南亚首创。届时,所有位于新加坡、每年排放2万5000吨及以上温室气体的企业,将先为每吨排放的温室气体付5元的碳税,而政府将在2023年检讨碳税的价格,并且有计划在2030年前,将其上调至每吨10元或15元。

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面前,应该很难取舍吧?一些碳排放企业曾表示,一旦征收碳税,将削弱这些企业的竞争力,甚至可能从新加坡撤资。不过马善高说,征收碳税是新加坡气候策略的重要一步,“我们必须做出正确的决定。”

所谓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为了子孙后代的福祉,我们这一代人真的不好太自私。

四:出门通行更无阻?

20160713_news_erp_st_file.jpg
电子收费闸门(ERP)。(档案照片)

除了控制企业的碳排放量,新加坡政府也将控制车辆的排放量。马善高就透露,优化公共交通硬件、确保私人车辆零增长,也是新加坡节能减排考虑的方向之一。

新加坡的拥车证(COE)和电子收费闸门(ERP)制度由来已久,是个既控制私人车辆数目,又控制私人车辆使用的多管齐下政策“组合”。

从经济学的角度,这一“组合”长期以来被视为能有效纾解交通堵塞问题的灵丹妙药,一些国家也有通过“拍卖车牌”等多种形式效仿。

不过,要控制气候变化,还是得鼓励人们多选择公共交通出行。

陆路交通管理局此前曾指出,2016年的尖峰时段公交使用率以及60分钟内完成的巴士与地铁车程比率,都已经取得良好进展,有望达到陆路交通总蓝图设下的目标,即2030年,本地尖峰时段公交使用率须达到75%,60分钟内完成的巴士与地铁车程比率则为85%。

总的来说,减少碳排放的其中一个“副产品”将会是:未来新加坡的道路将更顺畅,公共交通系统更理想。

五:企业节省更多电费?

20151230_news_keppel_bay_tower_file.jpg
吉宝湾大厦。(吉宝集团提供)

另一方面,《巴黎气候协定》实施细则的制定,也意味本地未来会可能出现更多具能源效率的建筑。这是因为投资更多具能源效率的建筑,也是新加坡未来节能减排的方向之一。

能源效率(energy-efficient),就是只耗费较低的能源,实现较高的输出。

新加坡政府在这方面,可谓是下了“大手笔”。譬如,今年吉宝湾大厦就获得新加坡建设局拨款128万元,让吉宝置业在吉宝湾大厦(Keppel Bay Tower)内的一些地点进行试点计划,于今年9月开始引入五项最新科技进行测试,预计在两年内成为本地第一个超低能耗商业大厦,届时每年可节省约25万元能源费。

吉宝置业预计,当上述大厦成功达标后,每年所节省的能源相等于超过250个五房式组屋单位一年的能源使用量总和。此外,大厦也可以每年省水7000立方米,这些省下的能源将为大楼每年节省25万元。

既能节省开支,又能控制气候变化,企业何乐而不为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