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驻新加坡大使高宝兰:盼两国携手创造新技能教学模式

芬兰驻新加坡大使高宝兰(中右)参与《大使“新”任务》节目拍摄,带记者到拥有芬兰式学前教育特点的Dreamkids幼儿园,参观孩子们的学习情况。(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高宝兰认为,芬兰与新加坡同时关注学前教育和年长者医疗服务等社会议题,有携手创造解决方案的机会。

一个星期一早晨,加东一所幼儿园里传出了一把柔和歌声,到访Dreamkids幼儿园的芬兰驻新加坡大使高宝兰(Paula Parviainen)正为孩子们唱一首她家乡的民谣。她随后还参与了孩子们的音乐课和一场地板钩球比赛。幼儿园这样“玩乐式”的学前教育方式,正是芬兰的重要输出品,也是高宝兰在本地致力推广的项目之一。

对许多国家而言,体现软实力的最佳方式是透过流行或传统文化的输出。但对芬兰来说,它的学前教育理念与模式,成了重要的软实力。高宝兰解释,无论是学前教育或芬兰其他教育模式的输出,都与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教学与心理学研究有着紧密结合。

“这当中所采用的教学方式不只是为了好玩,或是能带来商业利益,而是经过研究证实才推行的。所以我对芬兰式的教学方式感到骄傲,也认为它是一个能够运用在芬兰以外地方的模式。”

高宝兰指出,芬兰学前教育的特点在于培养孩童的团队精神与自信心,以及通过鼓励创意,培养孩子们的求知欲,为往后的求学道路做好学习心态上的准备。另外,由于每个孩童都使用不同的学习方式,芬兰的幼教教师也因此需要为孩童们的学习需求,提供适当的引导。

高宝兰也看中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基础非常坚固,而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清楚新加坡所采用的教育模式,因此希望看到芬兰与新加坡的教育工作者共同创造出教授21世纪新技能的教学模式。她说:“我认为我们两国的教育系统都有非常好的元素,而且这对教师们应该也会非常有趣。”

寻求一套有效护老模式

56岁的高宝兰大学毕业后当了10年空服人员,在半工半读的努力下,成功考取学位、加入芬兰外交部,展开了25年的外交官生涯。1996年,高宝兰首个海外派驻地点就是新加坡,随后也曾派驻纽约、巴黎与北京。接任驻新加坡大使一职,高宝兰认为,芬兰与新加坡同时关注学前教育和年长者医疗服务等社会议题,有携手创造解决方案的机会。

芬兰与新加坡人口相近,约有550万人,人口年龄分布也相同。不过,芬兰是欧洲国家中人口老龄化最快速的国家。寻求一套有效的护老模式,对芬兰来说至关重要。高宝兰在拍摄zaobao.sg的《大使“新”任务》节目时,带摄制队参观了本地一家采用芬兰经营模式的乐龄活动中心。

在芬兰以提供居家护理为主的Hovi Care集团,在本地设立了Hovi Club乐龄活动中心试点项目,落实芬兰灵活性和非制度化的日间护理活动。中心里的年长者每天在室内和户外参与各项活动,与彼此聊天,排解寂寞。

除了为本地年长者在护老服务上提供更多样化的选择,像该中心一样的试点项目也有利于芬兰业者。中心使用了帮助年长者测量睡眠品质的器材、采用透过游戏与活动减缓记忆力衰退的设备,以及以物理音波治疗(physioacoustic therapy)舒缓筋骨等多个来自芬兰的医疗科技。高宝兰认为,可以透过小规模的试点服务,为采用这些科技提供年长者护理服务的业者寻找新的市场。

《大使“新”任务》于隔周的星期三晚上9时,在zaobao.sg平台配中英文字幕播出。

三点看新芬双边关系

●新加坡是芬兰在东南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两国2017年货物贸易总值约5亿6000万新元。我国主要进口卫生科学产品与酶,并向芬兰出口石油、科技、与药剂相关的产品

●从起步公司至跨国公司,目前在新加坡的芬兰企业约180家

在新加坡的芬兰企业主要来自电梯和自动扶梯业、海洋能源科技业、再生能源业、以及电信业

●新加坡与芬兰孩童学术成绩不相伯仲

新加坡孩童在2015年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PISA)中,在数学、科学与阅读能力方面高居全球第一,芬兰则自2000年起,科学与阅读能力的表现维持在世界前五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