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需青年艺术陪你跨年倒数

本地峇迪画家谢志明对艺术作品的要求很高,制作过程中稍有不满意,就会重做。照片中墙上图案是他所创作的蝴蝶峇迪画。(林国明摄)

字体大小:

从即日起的晚上特定时间,富丽敦酒店外墙将每隔15分钟呈现一次灯光投影,展示慈光福利协会与特别需求者协会受益人的作品,让公众带着欢愉心情迎接新的一年。

过去十几年来,本地青年峇迪画家谢志明绘制了几千幅主题各异的作品,包括多幅已出售或展出的胡姬花画作,专注及耐心地作画几乎成了他的一种日常。

然而,谢志明(30岁)并不是从小就学画,他可说是“误打误撞”踏入艺术领域的。

有轻微智障的谢志明受访时说,小时候因理解能力较差,老师讲了很多遍的内容,他还是无法记好,所以学业成绩不理想。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特需者或因此觉得沮丧。他说:“我只是在学习方面有障碍,比人家慢。”

在普通小学读到六年级之后,谢志明就转到特别学校就读。在特别为轻微智障或自闭症人士设立的慈光学校,谢志明开始接触陶艺、音乐、书法、峇迪画(batik painting,也称蜡染画)等各类艺术,为日后的创作之路打下基础。

从慈光学校毕业后,谢志明加入了慈光福利协会的Arts@Metta计划,正式向导师学艺。该计划旨在为慈光学校的校友和学生提供美术培训与就业机会。

学艺多年后,谢志明已能独自驾驭大部分峇迪画创作,擅长绘制胡姬花。

谈及创作峇迪画的挑战时,谢志明认为,最考验耐心和功力的是为作品上蜡(waxing)。

峇迪画家一般会为画布上必须留白的范围上蜡,上过蜡的地方会“排斥”用来上色的染料,让画家能准确为所需范围上色。上色完毕后,画家就会用热水处理掉之前上的蜡。

谢志明解释:“我们在画布上蜡时要处理好,不能留有一点‘小洞’。如果有‘小洞’,颜色就会跑出去。当然能补救最好。不能救就完蛋了。”

他以较大幅的峇迪画为例,单是上蜡可能就花上两天。上蜡也十分考验创作者的专注力,必须拿稳上蜡所需的容器。谢志明曾试过一不小心,被高温的蜡烫伤,手被烫红了。

活动配合滨海湾新年倒数

峇迪画创作过程繁琐,谢志明却从中得到满足感。他说:“如果彩绘出想要的颜色效果,我就很开心。如果不是,难免比较沮丧。”

谢志明也习惯在创作过程中偶尔放松一下,听最喜欢的韩国流行音乐,再回头继续创作。

配合滨海湾倒数活动,市区重建局与全国志愿服务与慈善中心合作推出“筑梦未来”(Build A Dream)计划,以灯光投影方式呈现包括谢志明在内的弱势群体的艺术作品。 

从即日起至12月30日的晚上8时至10时30分及12月31日晚上8时至11时30分,富丽敦酒店外墙将每隔15分钟呈现一次灯光投影,展示慈光福利协会与特别需求者协会受益人的作品,让公众带着欢愉心情迎接新的一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