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青少年喝酒喧闹 组屋凉亭如夜店 居民报警十次 决定要搬家

楼下凉亭常在深夜出现三五成群的年轻人,高声喧闹、饮酒作乐。(读者提供)

字体大小:

循环路组屋凉亭,晚上犹如夜店,青少年成群聚集喝酒喧闹,吵得居民们都没能好睡,住在二楼的一家四口更是受不了了要搬家。

住在循环路第60座组屋二楼五年的李奕龙(58岁,房地产经纪),过去一年多以来,饱受噪音的困扰。据他说,每周至少两三次,就有三五成群的青少年,聚集在组屋楼下的凉亭大声嚷嚷,又抽烟又喝酒,还开着音乐,简直把凉亭当成夜店,吵得他一家四口无法入睡。

他的太太龚佩芳(49岁,销售员),更是气得拍下视频上载到个人面簿。从视频中可见,一群青少年在凉亭拉开嗓门谈话,一边谈一边大声笑。

李奕龙指出,每次出现的青少年都是不同的人,有十多岁的,也有20多岁的,不仅第60座组屋楼下的亭子有这样的现象,第62座组屋楼下的凉亭也有同样的问题。

他说:“他们大声聊天,有些还会飙脏话、抽烟、喝酒,甚至把音乐开得很大声。他们不定时出现,一周至少来两三次,从半夜吵到凌晨一两点。”

他说,两年前搬进他同住的儿子和媳妇也都难以忍受。儿子睡房最靠近凉亭,每次都无法好好睡觉。

“有一次儿子被吵到受不了,从睡房的窗口朝楼下大喊,叫他们小声一点,他们不但不收敛,还喊回叫我的儿子,叫他回去睡觉。”

他说,儿子早上6时就得出门,睡眠不足搞到精神状况不好。他后来买了隔音板放在儿子的房间,希望能减低音量。

李奕龙指出,他曾报警十次,警察今晚来赶走他们,明晚又有另一批人出现。

他也曾五六次亲自到凉亭叫他们不要这么吵,每次他干预,这群人会离开,但几天后另一群人又出现,问题始终没有解决。

“我已经在找房子,准备搬家。”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8年12月30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