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建国总理李光耀遗嘱又起争端 林学芬有失职之嫌?

总检察署向律师公会投诉林学芬,在为建国总理李光耀准备遗嘱一事上,律师专业行为有失当之嫌。(商业时报)

字体大小:

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遗嘱再次引起争端,女儿李玮玲医生和二儿子李显扬先后对总检察署向律师公会投诉李显扬的妻子林学芬,在为李光耀准备遗嘱一事上,有律师专业行为失当之嫌提出异议,使沉寂了近九个月围绕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李家风波,又起新波澜。

李玮玲在1月6日(星期天)晚间突然发布面簿贴文,再次将李光耀的最终遗嘱问题搬上台面,引发新一轮关注。她在当晚10时42分发布贴文,透露总检察署提呈超过500页信件,向律师公会投诉林学芬,指她在为李光耀准备遗嘱一事上,有专业行为失当之嫌。

李玮玲说,父亲李光耀身为备受尊敬的律师,他从未抱怨过自己的遗嘱,而包括李显龙总理在内的所有遗嘱受益人也没有向律师公会投诉,她因此质问总检察署为何在此时提出投诉。

李玮玲在贴文中也再次提及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去留问题,指李总理对遗嘱中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决定有所不满。这并不是李玮玲首次作出类似控诉,早在去年7月,李玮玲、李显扬就欧思礼路38号故居去留问题在面簿公开指责大哥,引发争端。

20190108_news_38oxley_Medium.jpg
建国总理李光耀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故居。(海峡时报)

建国总理李光耀曾先后立了七份遗嘱,前六份由李及李律师事务所律师柯金梨草拟,第七份遗嘱则由林学芬与其律师团队拟定。在这份遗嘱中,拆除故居的条款被重新列入,遗产分配也由李玮玲获得较多更改为三名子女平分。李总理在李光耀逝世后的同年6月比较了父亲各版本遗嘱的内容变化,对李光耀立下最终遗嘱的过程产生疑问。

20190108_news_leelee_Medium.jpg
建国总理李光耀(右二)在1955年和妻子柯玉芝(右三)及弟弟李金耀创办李及李律师事务所。图为李光耀伉俪出席李及李律师事务所成立45周年庆祝会。(Lee & Lee)

争端发生后,李总理在国会辩论公开李光耀签署的故居翻修计划等文件,以证明父亲曾同意探讨拆屋以外的其他选项。纷纷扰扰了三个星期后,弟妹发表联合声明提出“停火”,李总理也认同争端应私下解决。

没想到事隔九个月,李玮玲又再次发贴谈论此事,李显扬也在三分钟后转发了李玮玲的面簿贴文,但当时没有作任何评论。


总检查署:林学芬有失职之嫌

总检察署在李玮玲发贴隔日回应媒体问询说,林学芬作为专业律师,确有失职之嫌。

kwakimli_nuhs_Small.jpg
柯金梨否认订立最终遗嘱。(档案照)

在李光耀最后一份遗嘱中,李显扬所得份额有所增加。林学芬在丈夫李显扬作为最后一份遗嘱受益人的情况下,准备了李光耀的这份遗嘱,并安排李光耀执行。

总检察署也注意到,尽管李显扬曾公开表示最终遗嘱是由柯金梨草拟,但柯金梨已就此否认。

总检察署从去年10月起数次致函林学芬,要求她解释自己在李光耀最终遗嘱中所扮演的角色。若她能为行为提供恰当解释,则不再追究。然而,总检察署指出,尽管林学芬要求更多时间来回应,但她最终并未回答问题。鉴于她拒绝有所回应,当局只能将此事件移交给律师公会。


李显扬:妻子未担任过李光耀的律师

李显扬当晚约9时打破沉默,发贴文驳斥总检察署的说法。

他在贴文中称,自父亲在1995年立下第一份遗嘱以来,李及李律师事务一直担任李光耀的律师,而非林学芬。

他也重申,无论是李光耀或是其遗产执行人和受益人,都没有就最终遗产的拟定过程和结果提出投诉。法庭也已在2015年发出遗嘱认证。因此他不理解为何总检察署现在追究此事,并指“浪费公共资源在一个私人事务上”。

20190108_news_hsienyangandlim_Medium.jpg
李显扬与妻子林学芬。(商业时报)

他同时也说,林学芬“拒绝回应总检察署”的指控并不属实,希望当局公开双方之间的信件往来。


总检察署:像其他案件一样处理 不再回应

总检察署今早针对李显扬的面簿贴文作出回应,指林学芬涉专业行为失当案件已提呈至律师公会,这与处理其他律师涉嫌专业行为失当案件的方法一致。

此案将在纪律审裁庭展开聆讯,根据律师专业法令,林学芬可向纪律审裁庭做出陈述。

总检察署将不会就这起事件进一步发表评论,并提醒各方避免影响这起事件的聆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