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文透露实里达机场新起降程序始末:飞萤要求装ILS反对启用的却是马国

维文也驳斥使用ILS的飞行途径将影响航线底下建筑物高度的说法。“到巴西古当四处看看,就能看到那里实际上已有高达105米的建筑物……ILS不曾影响。”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透露,我国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飞萤航空的要求下装置新起降程序,马国之后却反对我国启用新程序。此外,与一些说法相反的是,启用新程序并不会导致马国无法在柔佛新山巴西古当建高楼,也不会导致巴西古当港口无法迎来高桅船。

事实上,巴西古当(Pasir Gudang)已建有高达105米的建筑物,比我国多数组屋还高。

维文昨午(1月14日)在国会发表新马关系的部长声明时透露,我国当初其实是应马来西亚航空集团旗下飞萤航空(Firefly)的要求,在实里达机场装置“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简称ILS)起降程序。ILS有助机师在恶劣天气和能见度低时,安全地在机场降落。

维文说,实里达机场的设计和运作都符合国际民航组织理事会(ICAO)的要求,而且数十年来有很多班机使用同个航线,安全地往返实里达机场。但飞萤当初告知新加坡民航局,马来西亚民航局规定马国航空公司只能在使用仪表的机场降落。飞萤原已答应在去年12月1日将所有航班从樟宜机场迁移至实里达机场。

“讽刺的是,新加坡民航局装置ILS是为了要协助飞萤在实里达机场的运作,如今马来西亚却反对这个做法。”

维文也驳斥使用ILS的飞行途径将影响航线底下建筑物高度的说法。“有人说巴西古当就不能有高过五层楼的建筑物,但议员们你只要过了长提,到巴西古当四处看看,就能看到那里实际上已有高达105米的建筑物……ILS不曾影响,也不如马国所说的那样,下来会阻碍高楼的建造。我们也一直表明马方若有新发展计划,我们已准备好商讨,并在必要时调整ILS程序。”

实里达机场原定本月3日启用ILS程序。新马两国上周二达成协议,我国不启用ILS、马国也不将巴西古当上空列为飞行管制区,这些暂时性措施从本月9日起为期一个月。

新马交通部长或月底会面

维文和马国外长赛富丁上周同意两国交通部长应在近期内见面,商讨ILS和永久飞行管制区的课题。维文昨天透露,我国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和马国交长陆兆福有望在本月底会面。

他也说,马国民航局去年12月25日发出飞行员通知宣布在巴西古当上空设立永久飞行管制区之前,其实在同月12日发布另一道通知,宣布于13日至28日在巴西古当上空设立无人机运作区,但之后在20日取消通知。

20190115_news_ils_Large.jpg
裕廊集选区议员洪维能提问,关于马来西亚宣布要在柔佛新山巴西古当上空设立永久飞行管制区的影响。

第二道通知宣布为了“军事用途”从本月2日起,把巴西古当上空2000英尺至5000英尺(约609公尺至1524公尺)的范围,设为永久飞行管制区。

维文指出,这意味进出实里达机场的班机在机场附近须“盘旋而上或下”,才能在6000英尺(1828公尺)的高度穿过管制区。

他直言,马国举动违反了ICAO的既定程序,不仅影响从实里达机场起飞的民航服务,直接影响一个固有的国际航线,也影响飞行安全和效率。我国民航局作为该空域航空交通服务管理者,却没有得到马国的通知或咨询。

“管制区的宣布把原本只关系到全球多个机场惯用的ILS的事件,升级到更严重、影响所有从北部进出实里达机场航班的事件。这对本区域的民航并无益,再者损害了双边关系的整体基调。”

维文坚信,确保国际民航运作安全及有效有利于新马两国,可带来旅游收益等巨大经济益处,他期待两国下来能友好地解决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维文:飞萤要求装ILS反对启用的却是马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