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外泄 爱之病病患:仿佛遭背叛担心影响生活

米霍易(左)曾在淡马锡理工学院当讲师,吕德祥(右)曾担任卫生部国家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部任职主任。(档案照)
米霍易(左)曾在淡马锡理工学院当讲师,吕德祥(右)曾担任卫生部国家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部任职主任。(档案照)

字体大小:

吕德祥已遭新加坡医药理事会(Singapore Medical Council)除名,无法在本地行医。

新加坡医药理事会网上名册会列出本地合格的医疗专业人员名录。据《新明日报》探悉,昨天(1月28日)下午记者会进行时,吕德祥医生的名字仍在名录里头,但是今早当记者登入查证时,却发现他的名字已不在里头。

skimvirus_Medium.jpg
受访病患担心事件会造成高风险群不敢在本地进行血液检测。(档案照)

在昨天的记者会,卫生部没有说明,这次警方是如何掌握米霍易已经把资料放上了网的信息,以及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泄露这些个人资料。

吕德祥或取得 2014年1月前确诊资料

吕德祥是在2014年1月辞去卫生部的职位,但这次被泄露上网的资料,是2013年1月或之前确诊的病患资料。这也意味着,理论上,2013年1月之后那一年内被确诊的病患资料,他还是可以取得。

陈庆基证实,作为国家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部主任,吕德祥可以获取的资料不只是HIV病毒带原者名单。

针对这些资料是否也已被传了出去,陈庆基说,卫生部目前知道的非法泄露资料就是这些HIV病患名单。

他说:“很多资料是多年前的,而且很多人已经不在新加坡了,我们公开这件事,是希望可以联络上这些受影响的人。”

洋男友患爱之 换血骗当局

两人在2007年通过网上认识,开始同性恋情。2008年1月,米霍易来到新加坡,住在吕德祥家。2月间,人力部原则上批准他的就业准证申请,但要他接受医药检查。

结果,在吕德祥的建议下,患爱之病的米霍易把男友的血液当成是自己的送去检验,证明没患爱之病,以申请就业准证。

不过,纸包不住火,有人报警指米霍易有欺骗之嫌,最终警方揭发他的罪行。米霍易除了欺骗和提供假资料罪,也认下使用假文凭、吸毒和拥毒等23项罪状。

由于罪行严重,加上拥毒,法官最终判他坐牢28个月。

米霍易服完刑后,去年4月被遣送回国。

吕德祥则在2012年2月至2014年1月期间,曾在卫生部国家公共卫生单位工作。至于他们手上还有多少机密资料,米霍易又是否有把资料以别的方式泄露出去,在昨天的记者会上,卫生部透露警方正在调查。

shijianbiao29012019_Medium.jpg

受影响病患:仿佛遭背叛 担心影响生活

爱之病患表示,担心高风险族群不愿在本地做检测及就医。

记者联系上一名在2013年前就被诊断HIV病毒带原者的病患。不愿具名的他受访时表示,从新闻获知消息后感到非常震惊与彷徨,不能接受竟然发生这样的事。

“毕竟新加坡社会对于这个病还是抱有成见和很多误解,因此本地医生都会保证我们的病历资料绝对保密,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我觉得仿佛遭到背叛。再加上之前新保集团事件我的个资也一样被外泄,接连两次发生这样的事,我对网上资料的保安也全然不信任。”

病患补充,虽然他的家人知道病情,但并非周围朋友都知道,因此也十分担心外泄公开会影响生活,就业成问题。

“我的另一个担忧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后,病患是否还愿意在本地就医。还有,这是否会让大家,例如性活跃的高风险族群,不愿在本地接受HIV检测,甚至治疗。延误治疗是会严重影响病情的。”

最后,这名病患也严厉谴责吕德祥和米霍易,认为前者极度欠缺专业道德,而后者作为HIV带原者,明知道病患会面对的社会压力,但他竟然去伤害同一族群。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怀着报复心态,可是现在真正的受害者是无辜的我们。”

未受影响病患:又庆幸又愤怒

未受影响的病患心情五味杂陈,一边庆幸一边愤怒。

记者辗转联系上另外一名在2015年确诊的HIV带原者亨利(35岁,行销人员)。亨利表示,一开始在办公室看到新闻标题时手足无措,非常担心自己的病历资料已公诸于世。

“我的雇主并不知道我患病,所以我当下浮现的念头是:‘完了,公司同事知道后我会不会丢工作’。后来读完后才知道自己并非此次受影响的群体,有那么几秒我是感到庆幸的。”

不过,亨利的情绪很快就转为愤怒,因为他能理解其他受影响病患的担忧,尤其那些选择不告诉亲友的。

“社会的成见还是很深,所以无论有没有受影响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都只想平平静静过生活,能讨饭吃就好,希望如果任何人看到泄漏的讯息,拜托不要成为下一个迫害者,因为你的行为足以逼死病患。”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1月29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