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六年 约3500组屋租户实现拥屋梦

当中有近半数购买三房式组屋,另外约28%购买二房式灵活组屋,其余则买了其他房型的单位。约72%租户购屋时获额外公积金购屋津贴或特别公积金购屋津贴或同时享有这两项津贴。其中有221名受惠者获得8万元的最高津贴额。

过去六年来,约3500名租赁组屋租户购买了预购或剩余组屋,也就是每年平均有近600人首次成为拥屋族。3500人当中,约2000人已领了钥匙并迁入新居。

建屋发展局公布上述数据时透露,这当中有近半数购买三房式组屋,另外约28%购买二房式灵活组屋,其余的人则买了其他房型的单位。

建屋局也说,约72%租赁组屋租户过去六年来购屋时获额外公积金购屋津贴(Additional CPF Housing Grant,简称AHG)或特别公积金购屋津贴(Special CPF Housing Grant,简称SHG),或同时享有这两项津贴。其中有221名受惠者获得8万元的最高津贴额。

此外,欲透过预购组屋或剩余组屋销售活动购买二房式灵活或三房式单位的租赁组屋租户,可在租户优先计划(Tenants’ Priority Scheme)下申购。

建屋局透露,过去六年来,约20%租户是透过这项计划,申购人生中的第一间房子。

该局说,符合条件的首次购屋家庭可从AHG和SHG中受惠。选择从公开市场购买转售组屋并符合条件的买家也可获高达11万元的各项住房津贴。这些津贴包括公积金购屋津贴(CPF Housing Grant)、AHG和近居购屋津贴(Proximity Housing Grant)。

苏姓销售工程师(34岁)与家人去年10月迁入武吉巴督一间三代同堂组屋,晋升为拥屋族。

他自小与父母住在红山的二房式租赁组屋,婚后有一阵子住在太太娘家,直到武吉巴督新居落成后,才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安乐窝。

苏先生的80岁父亲已退休,64岁母亲则是清洁工。他的父母自小疼爱他,把房间让给他睡,夫妻俩则睡客厅。他说:“现在我们都有自己的房间,他们就不用睡客厅了。我很开心,现在能给他们更安稳而且更有隐私的生活。”

苏先生也说,亲戚来拜年时,也能舒适地在家中相聚,不像过去那样,因为租赁组屋空间太小,都站在走廊。

过去两年年均7300户 要求居住在租赁组屋

虽然有不少人为跻身拥屋族感到雀跃,新加坡仍不乏要求居住在租赁组屋的家庭。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上个月在国会回答议员口头询问时透露,过去两年来,每年平均有约7300户家庭要求居住在租赁组屋,当中九成的家庭收入为1500元或更少。

她也说,约四成的租赁组屋住户是离婚者或丧偶者。

离婚后无法负担购买组屋的费用、失业、健康等问题,是这些申请者须申请租赁组屋的其中一些理由。孙雪玲透露,近半数公共租赁组屋的住户曾拥有组屋。

针对有议员问政府是否会考虑让祖父母和孙儿组成家庭核心,在公共租赁组屋计划下租屋,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回答,建屋局评估所有公共租赁组屋申请要求时,是以需求为依据的。

他指出,包括祖父母要求与孙儿一起租屋等不符合条件的租屋要求,建屋局都会研究案例的个别情况。如果他们无法买房,也没有其他住房选择或家庭援助,建屋局会在租房方面给予协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