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伟衷军训身亡 调查重点之一:是否有人分心

冯伟衷军训死亡事故发生时,同他在炮车内两名军人的背景,今天在国会上首次公开。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今天(11日)在国会,就近期的军训死亡事故发表部长声明时透露,和冯伟衷同样是军备技术员的其中一人,是一名军阶为ME2级军事专才的正规军人(regular),在武装部队服役16年,拥有丰富经验。他有八年维修155毫米榴弹炮车(简称SSPH)的经验,而这也是他第六次到新西兰参加代号为“霹雳战士”(Thunder Warrior)的军事演习。

在一般情况下,炮车若须进行维修,作战单位附属的军备技术员会组队前往支援,并接手炮车指挥权,比冯伟衷资深的上述正规军人,因此相信就是负责发号指令,让炮管降下使炮尾升起以方便维修的士兵。

车内的第三名军人,则是SSPH炮车指挥官(Gun Commander),他是一名战备军人,军阶是三级上士。这是他第八次回营受训,在军演前接受了再培训。

按照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安全标准程序,榴弹炮指挥官操作炮管下降前,必须视察并确认炮管尾部周围毫无障碍物,指挥官接着须检查并确保在场士兵处在个别安全位置,完全避开炮管移动行径。

接着,指挥官会高喊“避开”(clear away)警告,在场士兵回以“准备好了”(standby)口号之后,他才会按下操作按钮,降下炮管。

由于事故仍在调查中,当局现阶段无法透露更多细节,这包括担任维修组组长的ME2级军事专才事发时的确切位置、他当时在做些什么,以及他与炮车指挥官在察觉不妥时,有没有按下能切断总电源的紧急停止按钮。

是否有人分心?

初步调查结果:

1.冯伟衷在炮车内被升起的炮尾压中,伤重身亡

2.事发时与冯伟衷一同处在炮车内两名军人的资历

3.炮车内人员各有自己务必遵守的安全位置

4.冯伟衷受伤后,接受在场的武装部队医官急救,过后被直升机载送到区域创伤中心怀卡托医院

待查疑问:

1.事发时,在场人员是否被任何事物分心?

2.担任维修组组长的ME2级军事专才事发时处在哪个位置?

3.冯伟衷为何出现在炮尾后方?炮尾升起时他为何没有避开?

4.炮车指挥官有没有按标准程序完成所有检查,才降下炮管?

5.在场人员发现不妥后,是否按了能切断总电源的紧急停止按钮?如果没有,为什么?

6.冯伟衷受伤后,被紧急送往医院的时间是否够快?

炮尾升起4秒内可压中冯伟衷

新加坡武装部队在三个月内接连发生两起军人军训意外身亡事件,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今天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对军人死亡深表歉意。他也公开了战备军人冯伟衷和全职国民服役人员刘凯军训死亡的最新调查进展。

近月来发生的这两起军训死亡事故引起社会高度关注,根据今天的国会议程,在78道口头询问和26道书面询问中,有20道,或超过四分之一的问题涉及冯伟衷上个月在新西兰参加军训时身亡一事。

国防部日前安排媒体参观155毫米榴弹炮车,并公开了一段约长40秒的视频和照片,解释在正常情况下,士兵升降炮管时须遵守的标准程序。

本地艺人冯伟衷上月底前往新西兰参加军训,在维修155毫米榴弹炮车时,被在炮车内升起的炮尾压中,导致胸腹受重伤,送院抢救后不幸身亡。

近日,国防部安排媒体参观炮车,了解士兵升降炮管时须遵守的标准程序。

根据现有资料,冯伟衷是被上升中的炮尾压伤胸腹,送院急救四天后伤重不治。

炮管完成整个升降动作的时间长达10秒,记者在国防部安排下进入炮车观察炮管升降示范,如果有人处在炮尾后方,炮尾升起后实际上用不到四秒时间,便可压中他。

事故显然存在不少疑问,而这有待独立调查委员会完成调查后,对外公布调查结果,才能水落石出。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2月11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