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财政预算案

陈振声:立国一代配套以三四十年长远期限作考量

贸工部长陈振声(后,右二)以及民情联系组主席、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外交部政务部长陈振泉(后,右一)到各组聆听与会者提出的意见。电台96.3好FM DJ洪菁云(后,左)是其中一名主持人,她也负责协调小组讨论。(龙国雄摄)
贸工部长陈振声(后,右二)以及民情联系组主席、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外交部政务部长陈振泉(后,右一)到各组聆听与会者提出的意见。电台96.3好FM DJ洪菁云(后,左)是其中一名主持人,她也负责协调小组讨论。(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贸工部长陈振声在回应坊间质疑立国一代配套的可持续性时强调,61亿元的立国一代配套是以三四十年的长远期限作考量。

陈振声昨午(2月23日)出席民情联系组与电台96.3好FM合办的华语对话会,在与会者小组分享后,向他们讲解预算案如何制定时指出这点。

他说,最近有报章评论立国一代这类配套有结构性问题,认为以这样的方式照顾每一代人是难以持续的。陈振声指出,政府在承诺立国一代配套前是以三四十年的长远期限作考量。

我国每年的预算近一半花在社会保障项目,而今年有400亿元拨款将花在教育、医疗保健,帮助有需要的各阶层人士的社会保障项目上。“有人认为,61亿元是天文数字,但这笔钱是要储蓄起来,在下来的三四十年照顾立国一代的。”

《海峡时报》言论版前天(22日)刊登社会学者张优远的评论指出,预算案推出以一次性、代际之分的配套不是给全民保障的可持续方式。

陈振声以十只手指有长短之分来比喻,政府不能以“一刀切”的方式来分配资源。如果希望有一个更公平的社会,就要针对性地把资源用在更有需要的地方,支持“不同长短”。

针对有反对党指出,预算案是否为大选铺路,陈振声强调新加坡的制度和其他国家的很不同。“其他国家在大选的时候,可以承诺花这样那样的钱,但新加坡不可以。新加坡每一任政府,都不可以花未来钱,也不可以花子孙的钱。建国一代配套的80亿元是上一任政府所累积起来,把它存好的。”

一名30岁的与会者昨天也提问,按年龄分配一代又一代的计划是否可持续。陈振声回应时指出,政府在承诺所提供的配套之前是做了长远考量。而建国一代配套和立国一代配套也会依各代的需要而不一样。

他说,建国一代的生活最艰辛,所处的年代经济发展弱,因此当国家富有之后,就应该照顾这些较年长者。而立国一代工作后为退休做准备时,是以70岁这个平均寿命来做规划,但人们的寿命如今已延长,国家也要以相同的理念来照顾立国一代。

“所以年轻人说,到了我们那一代呢?如果到时有这个需要,政府做得好,人民做得好,国家有足够资源的话,那也应该要照顾最需要的一代。”但他重申,政府所用的钱不能是未来的钱。政府不能为下一任政府做承诺,但要把现有的资源管好。

针对收紧服务业客工比率顶限,他也强调若政府不控制服务业的客工比率,首当其冲的将是那些得与这群客工竞争工作的夹心层。

今天举办的对话会先以轻松的小组活动开展,讨论该把预算投入哪一个领域,包括经济发展、社会、国防、基础设施或储蓄,从而了解不同的观点。共有100名来自各年龄层的人报名出席。

民情联系组主席、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外交部政务部长陈振泉指出,民情联系组为了今年的预算案,前后办了共23场活动,至今已收集近4000名国人反馈。财政部将收集这些意见,供日后制定预算案时参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