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卫生部探讨如何征得病人“知情同意” 并检讨医理会处理纪律事件程序

卫生部宣布成立工作小组,全面探讨医生应该如何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档案照)

字体大小:

卫生部宣布成立工作小组,全面探讨医生应该如何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并从法律和实际考量因素检讨应有的标准,再给予医生适当的指导。

为避免医生采取自我保护的行医方式,间接提高医药成本,卫生部宣布成立工作小组,全面探讨医生应如何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同时也检讨新加坡医药理事会处理纪律事件的程序。

卫生部兼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昨天出席新加坡医理会医生宣誓仪式时,作出上述宣布。

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指的是病人在知道不同治疗选择及相应的益处与风险后,所作出的决定。医生有责任告知病人这些信息。

唐振辉说,若没清楚表明知情同意具体包含什么,医生或许会巨细靡遗,告知病人每一个相关或不相关的小细节,形成自我保护的行医方式(defensive medicine)。这会增加医疗成本,也影响病人的安全和抉择,对医生和病人都不利。

为此,工作小组将全面探讨医生应该如何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并从法律和实际考量因素检讨应有的标准,再给予医生适当的指导。唐振辉强调,这不代表他们对病人的安全作出妥协,照顾病人利益仍是最重要的。

医理会主席陈思杰在宣誓仪式上致辞时提醒医生,必须把病人的医药记录写好,确保病人是在知情下同意接受治疗。

有关征求病人知情同意的议题近来在本地引起关注,私人骨外科专科医生林联安为病人打消炎针前没通知任何一个可能出现的并发症,今年1月被重罚10万元。该名病人打的消炎针副作用少见且轻微,医生一般不会提及,因此这项裁决让不少医生担忧,日后是否须通知病人所有可能出现的并发症。

有医生发起请愿书希望卫生部长阐明政府立场,共有6000多人签名。卫生部上个月已要求医理会向法庭申请复审,这相信是卫生部首次要求这类复审。

新设立的工作小组也将全面检讨医理会处理纪律案件的制度与程序,这包括检讨投诉委员会和纪律审裁庭的投诉、上诉和裁决等程序、专家证人的引证,以及适当的裁决准则。这有别于医理会今年1月委任的16人裁决委员会,该委员会主要是要制定一套裁决标准,协助纪律审裁庭处理医生投诉案例时更灵活与公正。

唐振辉指出:“新加坡医药理事会和它的程序,必须维持医疗专业人士、病人和公众给予它的信心与信任。”

工作小组成员将包括医疗和法律界的专业人士以及普罗大众。唐振辉透露,小组将检讨目前的情况并寻求医疗和法律界的意见,找出能改进的地方再提出建议。卫生部将在适当时候公布更多详情。

建立更利于行医环境 以确保病人安全

受邀派代表加入工作小组的新加坡医药协会、医学专科学院和新加坡全科医学学院,昨天发表联合声明指出,工作小组可帮助打造一个更利于行医的环境以确保病人安全,希望小组所设立的框架能消除获取知情同意时可能出现的歧义。

他们透露,医生每天都得进行多个必要程序,例如缝合伤口、在静脉插针抽血和注入药物,自我保护的行医方式会适得其反,且非常昂贵。

“行医的大环境不断改变,我们必须走在时代前端,做得更大胆、更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