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掐死烧尸3天 男子控杀女工程师

订户
左图:今年51岁的被告邱贵福面对一项谋杀罪名,他并不认罪,案件今早开审。右图:死者崔雅洁(档案照)
左图:今年51岁的被告邱贵福面对一项谋杀罪名,他并不认罪,案件今早开审。右图:死者崔雅洁(档案照)

字体大小:

31岁美女工程师惨遭杀害弃尸林厝港一案,今早在高庭开审,揭露被告是“冷酷无情”的骗子,假装是拥有洗衣店生意的离婚汉,对女工程师骗财骗色。女工程师揭发被告的谎言,要到洗衣店找他对峙,半路遭被告拦截,在车上将她活活掐死,之后弃尸荒野,花三天焚烧尸体,毁尸灭迹。

今年50岁的被告邱贵福面对一项谋杀罪名,他并不认罪,案件今早开审,一共12天。

《联合晚报》当年报道,31岁中国籍美女工程师崔雅洁是在2016年7月11日晚上失踪后,隔天在滨海湾花园遭已婚男友邱贵福(48岁,译音)杀害,过后尸体在林厝港8巷被发现。

控方今早(本月12日)在庭上指已婚的被告是一名“冷酷无情”的骗子,为了骗财骗色,曾至少向其他四名女子,佯称自己是家族洗衣店的少东,但实际上他只是一个洗衣店员工,而且还已经破产。

根据控方的开庭陈词,被告不但以投资为名骗走崔雅洁约两万元,还骗她说已经和现任的老婆离婚,答应在不久后会与崔雅洁结婚。

崔雅洁后来不满被告一直和“前妻”在一起,两人经常吵架,感情逐渐失和,崔雅洁因此向被告要回钱,但被告用从另一个女子身上骗来的钱,只还了崔雅洁一万元。

崔雅洁“失踪”当晚,她在面簿上发讯息给被告的妻子要她离开被告,被告发现后立刻拨电给她,但是她并没接电话。

她在隔天早上回电,说她会到他的洗衣店找老板理论。被告担心东窗事发,裕群地铁站的出口将她拦下,并且用车子把她带到滨海花园通道后,在车内用手将她掐死。

过后,为了毁尸灭迹,他将崔雅洁的尸体带到林厝港后,用汽油和火炭烧尸,还不时回往返弃尸处,花了三天三夜才将尸体焚烧殆尽。

主控官在庭上表示,被告是因为杀人灭口而犯罪,一切证据确凿。控方共有超过七十名证人,预计将传召一部分,另一部分将会以书面方式供证。

辩方在庭上表示,他们打算以三大理由辩驳,包括被告是遭到挑衅后犯罪、被告是因为两人激烈争吵一怒之下而犯罪,还有被告患有“阵发性暴怒障碍”(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

现场只剩毛发、骨灰 被告笑对警员说:什么都没剩

被告花了三天的时间烧尸,不时往返焚尸现场,用汽油和火炭继续烧尸,现场只剩下毛发、骨灰以及衣物残留物。被告承认,女死者即使没被掐死,肯定已经被活活烧死,还笑着说:“什么都没剩”。

根据控方开庭陈词,被告承认为了毁尸灭迹,他买了大量的火炭以及汽油后,将崔雅洁的尸体带到林厝港8巷,藏在一个铁棚之下,用大火焚尸。

被告并没有一直留在现场,但是在过后的三天内他不时会回到现场,添加汽油以及火炭,确保尸体焚烧过程顺利。

在其中一次,他担心尸体被人发现,因此将尸体移到沟渠内继续烧。

控方指出,被告曾经承认,即便他没有掐死崔雅洁,肯定已经将她活活烧死。

警方最终没有寻获尸体,只在现场找到了骨灰、崔雅洁的毛发、裙子还有胸罩的铁钩。

被告带警方到焚尸现场时曾经笑着对警员说:“什么都没剩。”

扮少东 其实是破产经理

被告假装洗衣店少东,其实只是一名已经破产的经理,包括死者在内一共骗八人,还亏空公款2万4000元。

根据控方开庭陈词,被告除了骗走崔雅洁两万元,还骗了另四名女子6万5000元。

除此之外,他还骗了另一名女子和一对夫妇,但是庭上并未揭露金额。

控方表示,被告的手法大同小异,声称自己是洗衣店企业的少东,要受害者拿钱出来投资,但是他实际上只是洗衣店的经理。

为了得到崔雅洁与另四名女子的信任,他还与这些说要跟对方结婚,但是实际上他已婚。

他已经破产,但是他并没有告诉任受害者以及洗衣店的老板这件事情。

控方指出,被告除了骗钱以外,还亏空公款共2万4000元。

死者怨他花太多时间 陪“前妻”与儿子

被告是有妇之夫,女死者一直被蒙在鼓里,还抱怨被告花太多时间陪“前妻”与儿子。为留住被告的心,死者努力要怀上他的儿子,甚至为此动子宫手术,希望提升受孕机会。

好友吴文娟供称,女死者告诉她,她与被告在一起后,很快就发生性关系。她也一直以为被告是离婚汉。

死者常向吴文娟抱怨,被告花太多时间陪伴“前妻”和儿子,例如每个周末得陪他们上教堂。

死者告诉好友,比起被告的前妻,她能提供被告更好的生活,她因此很想赶紧为被告生孩子,好让被告减少花在“前妻”与儿子身上的精力与时间。

在遇害前的几个月,死者努力让自己怀孕,但一直没成功。她为此去做身体检查,结果发现子宫内长异块,之后动手术切除异块。

吴文娟也曾在办公室里听到死者在电话上与被告吵架,她所听到的内容包括“我妈妈讲”、“钱”和“汇款”。

她没上班 同事打听下落 被告指死者脾气差爱闹失踪

死者遇害后,不知情的同事奇怪死者为何三天没上班,终联系上被告打听死者下落,岂料被告大发雷霆,还指死者爱发小姐脾气和闹失踪,“她脾气这样差,哪个男人要她?”

案发隔天,好友兼同事吴文娟发现死者没来上班,而且也联络不上,为此感到奇怪。第二天,死者仍没出现。吴文娟于是到处打听死者的下落,包括拨电联络死者在中国的父母亲,但双亲也表示有几天没和女儿联络了。

吴文娟供称,她想起被告是在一家干洗店上班,于是上网搜索公司联络号码。她拨电到公司询问:“请问有Leslie(被告的洋名)此人吗?”电话另一端的声音说:“我就是。”

吴文娟接着追问被告,是否知道女友的下落,岂料被告大发雷霆说:“她就是又发小姐脾气了,每次一生气就失踪和躲起来。她的脾气这样差,哪个男人要她?”

吴文娟供称,她对被告的反应感到纳闷,因为死者是他的女友,当得知女友失踪后,他竟然没表示关心,反而是一堆抱怨。

在死者没上班三天后,公司的人事部职员于是报警。

“他不珍惜你,你来做我的女友?” 英雄救美初识就求爱

庭上揭露被告如何英雄救美,与女死者邂逅的过程。死者上门找前男友求复合但失败,哭倒公寓单位门口遭保安驱赶,被告突出现安慰死者,初识当晚直接求爱说:“你这么好的女孩,既然他不珍惜你,要不要你来做我的女友?”

控方今早传召女死者的好友兼同事吴文娟供证,吴文娟庭上指出,死者生前会每天和她吃午餐,两人会聊心事。

吴文娟供称,2015年3月份,死者与当时的男友方力分手后心情低落。有一晚,她找上前男友所住的公寓求复合,但被对方拒绝,死者心碎得哭倒在前男友的门口外。

她的哭声惊动保安人员前来欲把她赶走。这时候,被告从附近单位走出来,当时他并不认识死者,但为替死者解围,他告诉保安人员,死者是他的朋友。

被告过后留下来安慰死者,死者也向他吐露感情事。过后,被告开车送女死者回家,路上告诉她:“你这么好的女孩,既然他不珍惜你,要不要你来做我的女友?”

吴文娟透露,死者当晚没答应被告,身边朋友也劝她,怎么会有男人在认识女孩的第一天,就要求对方做女朋友?

不过,死者很快在一个月内就与被告成为男女朋友。吴文娟听死者说,被告是干洗店的少东,很有钱,而且单身。

但是,不久后,死者发现到被告戴着结婚戒指的照片后,被告又骗死者说,他是离婚汉。

自称大骗子 爱吃喝嫖赌

被告曾有两段婚姻,且案底累累。

被告曾因失信罪坐牢,欠下30万元债务破产,更自称是大骗子、爱吃喝嫖赌,并承认搞过婚外情。

被告曾在2004年和2011年因失信罪,先后坐牢六个月和16个月,也欠下30万元债务,在2010年宣告破产。

不过,他表示在服刑期间,因接触宗教而改过自新,2012年9月出狱后,在洗衣店里找到工作后决定回馈社会。

根据婚姻记录,嫌犯在1992年1月第一次注册结婚,之后又在2001年6月与现任妻子结婚。

不过,他曾有一段婚外情,结果与妻子在2003年1月争吵,随后被警方拘留,他事后请求原谅,两人才和好。

根据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记录显示,嫌犯曾开过多家公司,但都已停业。

她生前努力打拼 “大半夜的……我在加班”

女工程师成绩优异,曾到英国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念硕士,2012年来新求职。

崔雅洁从事微电子相关工作,虽然母亲曾劝她回中国生活,但她指新加坡工作环境好,工资高,做的也是她喜欢的事,暂时没想过到要辞职。

2013年1月,她鼓励自己“努力奋斗买房子”,2014年3月发帖说“大半夜的,就我自己在加班……”,可见她工作有多努力。

她和几名友人在荷兰弄第5座组屋合租了一间五房式组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