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厝港焚尸案续审 被告指全家遭女工程师狂骂被激怒

崔雅洁的父母 (右一及二) 从天津飞抵我国, 昨天上庭供证。(林泽锐摄)

字体大小:

控方证人、心理卫生学院法证精神科医生高文武供证时揭露他与被告进行检查与问话时的内容。被告告诉医生,死者不是他的情妇,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整天纠缠他,但他对她没有任何情愫,因为“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林厝港焚尸案续审,涉嫌骗财骗色的被告反指女工程师“喵喵”贪心,对被告一厢情愿,因为“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案发时死者诅咒狂骂被告全家人,还指被告只有“死路”一条。被告承认他终被激怒,猛掐死者脖子,直至她动也不动。

轰动一时的女工程师遭弃尸林厝港一案前天(3月12日)在高庭开审,案件昨早续审时,揭露被告遭逮捕后,曾在接受精神评估时,向医生承认对死者下毒手。

焚尸案发生于2016年7月12日上午8时,被告邱贵福(50岁)被控在一辆黑色宝马轿车内,杀害当时31岁的中国籍女子崔雅洁。他涉嫌在杀人后,把尸体载到林厝港8巷,花上三天时间焚烧尸体,确保彻底毁尸灭迹。

根据控方的立场,破产的被告隐瞒自己已婚,与死者在2015年开展恋情,他还亲密称呼死者为“喵喵”。在洗衣店工作的被告谎称自己是洗衣店少东,骗死者交出2万元给他投资。案发前一天,死者开始逐步拆穿被告的谎言,案发早上欲到洗衣店对峙,结果引来杀机。

昨天,控方证人、心理卫生学院法证精神科医生高文武供证时,揭露他与被告进行检查与问话时的内容。

被告告诉医生,死者不是他的情妇,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整天纠缠被告,但被告对她没有任何情愫,因为“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被告承认,他曾经与其他女子搞婚外情,案发期间也有一名女友。

被告指死者是一个“贪心的女人”,她声称想做生意,所以把两万元交给被告帮她投资。但死者脾气很坏,经常恐吓说要向被告面簿揭发他有案底和乱搞婚外情。

案发早上,被告承认,他为阻止死者到洗衣店大闹,开车载她到滨海湾花园的一个隐蔽角落。由于死者情绪很激动,他于是把车停下来。

他告诉医生:“她骂人骂得很厉害!诅咒我的儿子和太太!还一直说我只有死路一条!我平时都尝试同情她的处境……有时还请她吃饭,但我那天真的控制不住了!”

被告还指是死者先对他动手,打他的手臂。他接着气得捉住死者的脖子,然后把她推开。“她就没有再动了……我打她的胸膛……但我不敢做嘴对嘴(急救)……”

针对“阵发性暴怒障碍” 控辩双方盘问心理医生 

控辩双方过后在庭上针对被告案发时是不是在患有“阵发性暴怒障碍”(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的情况下犯案盘问心理医生。

辩方律师指出,被告曾经对妻子与儿子动粗,妻子也因此在2002年申请了个人保护令,虽然近年来并没有家暴,但是仍有不少暴怒的情况。

心理医生认为,被告的行为并不能诊断为该精神病,指他暴怒的频率以及程度并不至于完全不能控制,而且他每次暴怒具有明显的目的。例如,他为了与妻子争吵时占上风才会打儿子,或者为了逼下属跟从他的指令而发怒丢手机。

控方昨天除了传召心理医生之外,也安排了死者的母亲刘瑞萍上庭供证。

她在庭上表示,死者曾经向她与丈夫借10万人民币(约2万新元),但在案发前却突然说会将钱还给他们。

他们后来只收到一半的钱,因此在案发前一天联络了女儿,担心她是否汇错了款项,才得知女儿是在向其他人索讨这笔款项。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与女儿联络。

控方早前表示,这笔钱是被告骗了另外一名受害者后,要求受害者把这笔钱汇给死者的父母亲。

死者的父母为了审讯,前两天就已经从天津抵达我国,今晚将会乘搭飞机回国。

母亲在庭外落泪表示,指她失去了唯一的孩子,感到非常悲愤,希望最终能讨回一个公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