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刹与熟食中心应有尽有 裕华村美食靓货吸客

如今大家熟悉的裕华村巴刹与熟食中心,前身是旧裕廊路的“十里市场”,那里售卖的食物和货品价廉物美,很受西部居民欢迎。

为了更好地发展裕廊地区,政府早年决定把“十里市场”搬到现在位于裕廊东24街大牌254座组屋,也就是裕华村巴刹与熟食中心的现址。

据早年的报道,“十里市场”原本在旧裕廊路有180个摊位,小贩们在经过整合或老摊主退休后,迁入熟食中心后还有140多摊,其中60摊是熟食摊,其他则是湿巴刹和干粮杂货摊位。

裕华村巴刹与熟食中心从2005年7月开展翻新工程,由政府拔款500万元进行,于2006年7月底完成,并在同年8月1日恢复营业。

为标示熟食中心所处的地点,当年的小贩联谊会特别通过决议,把它改名为“裕华村巴刹与熟食中心”,如今已成为了裕廊一带居民不可或缺的平价美食好去处。

行情好不好 问“罗惹叔”就知

“现在行情很不好!很多人来小贩中心只要吃饱,很少有人想要另外买食物‘吃玩玩’。”

从一盘罗惹(Rojak)就可以看出行情好坏?在裕华村熟食中心营业五年多的黄明华(65岁)感受最深。

hawker_Medium.jpg
一盘盘传统罗惹,包含的是黄明华40多年的经验和心血。(陈渊庄摄)

黄明华40多年来专注经营传统罗惹,他发现,这道美食的吸引力近年似乎减退了不少;如今他每天只能小赚回本,往日转翻倍的情形已不复存在。

他说:“这个变化很明显,像罗惹这种食物,就是买来大家分享吃着玩的。好像也不止我一家这样,其他的罗惹小贩也面对这个问题。”

虽然生意少了,但黄明华每天仍然坚持全天开档,一直忙到晚上8点半才收档,回到家已经9点多,他才有空坐下来吃晚餐。

黄明华身材微胖,但是一走入摊位,准备调配罗惹时,他的动作快又准。

他随后端上一盘罗惹说:“传统罗惹配料没有太多花样,就是很传统的黄瓜、黄梨、沙葛,配上豆干和油条。最重要的其实是虾酱,味道不能太咸,花生最好有花生粉搭配碎碎的花生粒,口感更好。”

罗惹的卖点向来不在于它的外观,关键在于入口时黄瓜和沙葛的清脆,以及虾酱配上花生的香味,还有豆干和油条烤过的咬劲。

出自黄明华之手的一盘盘传统罗惹,刚好全都符合了以上条件,吃过的食客都向记者竖起大拇指。

黄明华对此感到欣慰,他说:“其实现在经营这个摊位就是考验我的忍耐度。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不做工就是退休,干脆继续半做半玩,放轻松一点。有人捧场我肯定会让他吃到最正宗的传统口味。”

沙琪玛阿叔落户裕华村

dar_3244_Medium.jpg
在牛车水卖沙琪玛的潘心喜,趁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翻新之际,来到裕华村熟食中心,让西部居民不必走太远也能吃到手工制作的沙琪玛。(陈渊庄摄)

记者在裕华村熟食中心采访时,发现一个熟悉的小贩身影——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颇有名气的“沙琪玛阿叔”潘心喜(63岁)。

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已开始三个月的翻新工程,忙了一辈子的潘心喜不愿停下脚步,每天跑半个新加坡,从牛车水一带的住家到西部裕华村熟食中心,在老朋友的档口继续生计,坚持每天制作纯手工的沙琪玛。

他受访时说:“我每天早上8点多就到这里,早上帮忙朋友,下午等他收档了就开始自己做沙琪玛。现在除了用机器揉面团,其他步骤还是亲手做。”

潘心喜是第二代小贩,早在12岁就跟着父亲学做沙琪玛,并在硕莪街一带沿街叫卖。

把生意暂时搬来裕华村,潘心喜直言有落差。

他说:“牛车水的广东人很多,他们就爱吃沙琪玛,裕廊这一带福建人比较多,生意就没那么好。但是无所谓啦,每天开档总比没事做好。”

大姐虾面炒出“锅气”

要把一盘虾面炒出“锅气”,入味均匀,挥舞锅铲时就得有力道。或许是这样,大多数的炒虾面摊位掌厨的都是男性。

不过,在裕华村熟食中心开档卖炒虾面的李大姐,也许能改变这种既定印象。

dar_3281_Medium.jpg

年过六旬的李大姐30多岁就自己研究炒虾面的技巧,她谦虚地说:“这没什么,就边做边学。”

多年来,李大姐的摊位只专注售卖炒虾面一种熟食,摊位招牌也十分简单明了,反而能轻易引起食客注意。

prawnnoodles_Small.jpg
炒虾面是力气活,但李大姐几十年来任劳任怨,大火炒出的是女性的坚强和坚韧。(陈渊庄摄)

她说:“虽然只卖炒虾面,每天做也是很辛苦的,做到全身酸痛,汗流浃背的。不过想到这是我们自己的生意,就坚持下来了。我看再做几年就可以退休了吧。”

记者采访时已过午餐时段,但仍有不少食客到李大姐的摊位点菜。看着一盘盘卖相油亮、冒着热气的炒虾面新鲜出炉,真是想不饿都难!

华人卖“印度煎饼”

印度煎饼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华人煎饼又是什么味道?

答案能在裕华村熟食中心找到。

谢健发(62岁)经营的“华人煎饼”,招牌大又醒目,想要错过都很难。

为什么会取这么直白的摊位名称呢?他笑说:“就是让人家知道这是华人做的煎饼啊!”

dar_3417_Medium.jpg
谢健发说,煎饼不一定非得是印度同胞做的才好吃,只要花心思,华人煎饼也能做出好味道。(陈渊庄摄)

谢健发早年经营咖啡店生意,店面转手后开始自己动手做小贩,并从印度煎饼师傅那里“偷师”。

他说:“以前咖啡店有印度煎饼摊位,我就偷偷学,也不觉得难做。”

工作长年操劳,谢健发去年进行了心脏绕道手术,如今仍然坚持亲力亲为。好在儿子今年决定继承父业,向他学习煎饼技巧,让他安了不少心。

他说:“有时忙起来很辛苦,人多要等得比较久,有些顾客就会不耐烦,一个人实在应付不来,有儿子帮忙当然很开心。”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 72万国人表态支持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已获得超过72万人表态支持!

要让新加坡小贩文化获选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名录,全民支持是关键。

明天早上出席《联合晚报》在裕华村巴刹与熟食中心举行的“晚报再出发”路演的读者,也可以利用国家文物局设在现场的机器,以按钮的方式,表示对小贩文化申遗的支持。

为了表示对小贩文化申遗的支持,国家文物局、国家环境局和全国商联总会携手推出“新加坡小贩文化巡回展”,自去年10月底在中峇鲁小贩中心打响第一炮后,又到淡滨尼天地、Velocity@Novena Square,大巴窑建屋局中心广场等地展出。

20190301_1551448463712_640890510127460_4_5lbw_zuann_Medium.jpg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也获得小贩们的热烈支持。(梁伟康摄)

如何支持?

公众可以登陆www.oursgheritage.sg网站,或到小贩文化巡回展,参与提名的过程。

为何提名?

反映国家和人民的多元文化特质,在国人当中引起共鸣,也在国际舞台上展示新加坡丰富多彩的文化面貌。

根据国家环境局在2016年进行的民意调查,10人中有九人认为小贩中心是建立国家认同感的重要标签。

如果成功申遗,将鼓励人们进一步认识我们的小贩和他们烹饪的美食,同时确保小贩文化得以传承,保持活力。

申遗过程?

申遗文件在今年3月之前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呈,整个评估过程预计需一年八个月,预计2020年底就会知道申遗结果。

img_6573a_Medium.jpg
出席晚报再出发路演的读者,可利用设在现场的机器,以按钮的方式,表示对小贩文化申遗的支持。(国家文物局提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