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意外做错事 烧尸案被告3次泪崩

(左图)被告邱贵福今早描述案发经过时,三次在证人栏上落泪崩溃。(右图)女工程师崔雅洁失联九天后被发现遭杀害弃尸在林厝港丛林。(档案照)
(左图)被告邱贵福今早描述案发经过时,三次在证人栏上落泪崩溃。(右图)女工程师崔雅洁失联九天后被发现遭杀害弃尸在林厝港丛林。(档案照)

字体大小:

林厝港烧尸案被告今早(3月19日)三次在庭上泪崩,坚称自己是“意外地做错事”,尽管放下尊严向死者磕头认错,对方仍不断诅咒他,气得被告猛掐死者的脖子,结果“她就不再动了!”被告最终哭倒证人栏,法官只好暂时休庭。

《联合晚报》报道,轰动一时的女工程师遭弃尸林厝港一案今早在高庭续审,已被判罪名成立的被告邱贵福(50岁)今早开始上证人栏答辩,叙述自己与死者之间的关系,以及案发早上的经过。

根据控方的立场,破产的被告隐瞒自己已婚,与死者在2015年展开恋情,并且谎称自己是洗衣店少东,骗死者交出2万元给他投资。死者逐步拆穿被告的谎言,案发早上到洗衣店找被告对峙,结果引来杀机。

不过,辩方今早在开庭陈词中驳斥:“倘若真的是预谋冷血杀人,那犯案手法也过于笨拙了。”辩方的立场是,这起命案是一起不幸的意外。

今早在证人栏上,被告对法官所说的第一句话是:“法官大人,我意外地做了一件错事。我不是故意的。”

他接着描述案发前的一个月,死者与他不时发生争执,内容包括不满被告太常陪伴“前妻”,以及花太多时间在工作上。

案发清晨,被告供称,他一睡醒就看到死者的多个手机短讯,两人接着在电话上吵起来。死者也表示要到洗衣厂找公司老板,质问对方是否真的安排如此多工作给被告。

被告说,他过后开车到裕群地铁站接死者,原本计划是载她到市区找公司负责任,但死者认为,对方与被告是“同一伙”,所以放弃去找负责人。

两人接着乘车来到滨海花园通道。被告供称,死者在车上继续对他狂骂,“我跟她讲不要一直讲死、死、死……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说到这里,被告首次落泪:“我都这么大的人了,都有跟她道歉认错了,我叫她别把话说得那么绝。”被告说他也有向死者磕头。

被告也劝死者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岂料死者开始拿东西打他。被告说:“她的手又打过来,我于是推开她……”被告这时候第二次落泪崩溃。

被告称两人接着相互挣扎,“她喊,我也喊……我就掐,我也不懂发生什么事,过了一会儿,她就不再动了……她就不再动了!”被告说到此时完全崩溃,泣不成声,情绪激动。法官于是决定“喊停”,让被告休息10分钟后再续审。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3月19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