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属于极少数 中区组屋百万元转售对市场影响不大

订户
中区地带的达士岭组屋已出现超过百万元高价的转售组屋。随着政府有意在中区兴建更多住宅,不少人关注是否会出现另一批地点优越的组屋。(萧紫薇摄)
中区地带的达士岭组屋已出现超过百万元高价的转售组屋。随着政府有意在中区兴建更多住宅,不少人关注是否会出现另一批地点优越的组屋。(萧紫薇摄)

字体大小:

分析师告诫,政府长远下来应思考在中区建更多组屋是否会造成该区和其他区组屋的预购和转售价差距太大的问题,又是否会造成有能力买中区组屋的高收入群集中在一区,间接造成社会分层问题。

政府有意在中区兴建更多住宅,为市中心引进更多人口和活力,人们不禁议论,这当中会否包括组屋。受访房地产分析师指出,中区组屋未来就算达到百万转售高价,也属于全岛极少数,料不会影响整体转售市场与价格。

但分析师告诫,政府长远下来应思考在中区建更多组屋是否会造成该区和其他区组屋的预购和转售价差距太大的问题,又是否会造成有能力买中区组屋的高收入群集中在一区,间接造成社会分层问题。

根据2019年发展总蓝图草案,政府计划在中区兴建更多住宅。中区目前约有超过5万个住宅单位,未来有潜能增加超过2万个单位,地点包括市中心、滨海南和梧槽一带,但是否会兴建私宅或组屋还待定。

房地产集团C&H主要执行员林金财说,政府如果真要在中区兴建组屋,可能是在梧槽或中央商业区外围,不会是南部濒水地区沿岸黄金地带,而这将是把私宅和组屋建在一起的方式之一。

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2016年在肯特岗部长论坛上,谈到南部濒水地区建造组屋的可能性时就指出,在市中心黄金地段兴建公共住屋,“公平”是一大考量因素。

建在市区的组屋也获政府津贴,这类单位在进入公开市场后都具有很高价值,意味着一些买到单位的幸运儿将获得大笔收益,但对其他人而言则有欠公平。分析师当时建议政府考虑在买卖条例及屋契上实施管制,避免出现炒房情况。

林金财则认为,即便这些组屋像位于丹戎巴葛的达士岭一样屡创转售高价,料不会影响整体组屋转售市场和价格,毕竟这种高价位的情况是极少数。

去年首10个月,本地有包括达士岭在内的59个组屋单位以至少100万元成交价转手。

博纳集团主要执行员林永富受访时说,他较关注的是如果像中区这类地点优越的组屋越来越多,长远下来会不会造成组屋的预购价和转售价差距太大,是值得深思的问题。“如果有这种情况,是会造成社会分层问题的。本地就会出现买得起中区房子的高收入群集中在一起,低收入群集中在另一区的问题。”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陈恩赐说,在中央商业区兴建组屋就须确保其住宅具包容性,例如住户来自不同收入级别。

但他认为,被分配到中区组屋的买家形同中了头彩,对没抽到的不公平,如何处理这个潜在问题并确保不同收入群的住户能互相交流,跨越阶级和宗教融合在一起,都是挑战。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黄国和则认为,在重塑中央商业区和滨海湾过程中,须尽可能确保区内有大众能使用的公共空间,让这些地区的社群不会和其他社群脱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