跆拳国手不获赞助:夺五金还算差?

订户
黄名纬是本地唯一有世界排名的跆拳道选手。(受访者提供)
黄名纬是本地唯一有世界排名的跆拳道选手。(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拥5金牌的24岁跆拳道国手黄名纬,指新加坡跆拳道协会要选手自掏腰包支付训练费用,称父亲6年花超过12万元栽培他,协会却以约瑟琳例子作解释认为他的父亲也负担得起,称拥有受认证的录音文本为证,协会否认说辞。

黄名纬是我国唯一一名在国际上有排名的跆拳道选手,在男子58公斤以下的位置为101。他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表示,自己中学时期就爱上了跆拳道,加入国家队后,训练的费用几乎都是父亲支付,在国际赛事中获得奖牌也没有奖金或薪酬。

他透露,2013年至今父亲已为自己的训练付出超过12万元,因此希望新加坡跆拳道协会能为他承担出国训练经费。

c6e65259-d868-4873-9b37-51b58b034453_Medium.jpg
黄名纬接受访问。

他目前就读于南大心理学系,他称去年8月曾向协会提出要求2万4000元资助他一年训练的拨款建议,让他休学一年专心准备亚运会,计划书10月呈上后却没被采纳,今年1月15日却被告知,协会去年11月已为他留下3万元拨款,但却因太迟通知,来不及申请休学。

他也指协会在解释的过程中说道:“约瑟琳在获得奥运金牌前都是他父亲在资助他的......他(黄名纬)的父亲付得起。”。

parents_Medium.jpg
黄名纬与父母合影。(受访者提供)

但跆拳道协会总经理林忠尽(71岁)回复记者询问时否认此事,表示根本没向他提及约瑟琳,而约瑟琳在获得奥运金牌前都是他父亲资助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他也没说过黄名纬的父亲付得起。

林忠尽指出黄名纬的表现平平,他列举的国际赛事中对垒的对手多数排名在他之下,或根本没有国际排名。

黄名纬坚持自己的说法,并向记者出示一份受认证的录音文本,当中显示协会秘书长黄良敏(55岁)在对话中这么说。

体育理事会:正调查

新加坡体育理事会发言人说,正在调查黄名纬针对协会的说法。

黄名纬指协会告诉他资助必须获得体育理事会批准,还称一名理事会官员说他不仅要通过奥运选拔赛还得有望夺得奖牌才能获得赞助。

林忠尽否认曾这么说过,也表示并没有就此事向理事会请示,而体育理事会在回复媒体时也表示,没和协会就此事进行过对话。

备战东京奥运 另拟计划书 申请赞助费

黄名纬为备战东京奥运,前天(3月26日)另拟计划书,申请三万元赞助费,并表示这是他最后一次参赛。

协会表示,黄名纬清楚知道三万元的拨款仍有商榷的余地,昨天才会拟定计划书,提出申请,要求资助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而协会也邀他前来商谈此事。

黄名纬表示,自己准备在一年内完成一年半的课程,再花半年时间为东京奥运做准备。

但他也说,无论是否通过选拔参加奥运,这都会是他的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之后就会退出跆拳道赛事。

无法和东运金牌相比 难争取100%资助

跆拳道协会一一针对指控做解释,表示黄名纬表现平平,难以争取到100%资助。

林忠尽表示,黄名纬列举的比赛中除了东运会获奖,其他的奖项大多对垒的是国际排名比他低或没有排名的选手,价值无法和东运会金牌相比,因此很难为他争取100%的资助,而他也拒绝了按表现给予的资助。

协会秘书长黄良敏(55岁)针对黄名纬称今年一月才获悉有三万元资助一事时称,去年11月曾发WhatsaApp讯息到黄名纬的旧手机号码,但当时并未察觉他没收到,表示这是双方在沟通上出现了问题。

协会也表示自2012年起就已经资助栽培他成为国手。

共获5金牌:

黄名纬表示自己2016年至今来共获得5项国际赛事的金牌:

2016年1月:香港 亚洲城市跆拳道锦标赛。

2017年9月:加拿大 Commonwealth Taekwondo Championships

2018年3月 :香港 亚洲城市跆拳道金杯赛

2018年5月: 瑞典 Lomma Cup

2018年6月: 捷克共和国 捷克公开赛

协会:比赛及训练 预留款项为5.5万

协会表示预留给比赛及训练的款项为5万5000元,但协会还得自掏腰包为超支买单。

黄名纬指协会每年从新加坡体育理事会(SportsSG)获得45万1904元的拨款,却只花6万7457元让国家队进行训练及参加国际比赛,将剩下的一大笔钱归还给新加坡体育理事会。

林忠尽回复时表示,协会虽获得45万1904元的拨款,但这笔款项由新加坡体育理事会分配,预留给比赛及训练的款项是5万5000元,协会还额外支付了超过1万2000元让选手们参加比赛及训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