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市镇会官司 针对索赔额 工人党提3反击

CR拉惹高级律师(左)今早打头阵进行口头结案陈词;文达星(右)是诉方PRPTC的代表律师。(档案照)
CR拉惹高级律师(左)今早打头阵进行口头结案陈词;文达星(右)是诉方PRPTC的代表律师。(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两市镇会起诉刘程强等工人党重量级人物索赔3371万元,诉辩四方今早(4月9日)开庭进行口头结案陈词,代表工人党的辩方先上阵提出三反击,包括以诉方仰赖为证的审计报告“打脸”诉方,指报告称只应索赔至少62万元。

20190409_1554779461148_3910644396124898_4_2hhbms_zuann_Medium.jpg
林瑞莲(右起)、毕丹星和符策涫今早一同出庭。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简称AHTC)和白沙—榜鹅市镇会(简称PRPTC)指责八造在管理市镇会过程中失职,造成市镇会蒙受损失,损害居民的利益,为此索偿3371万元,官司去年10月初在高庭展开长达17天的审讯,今早再次开庭,让诉辩四方进行口头结案陈词。

今早由代表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前党魁刘程强、市镇会理事蔡誌泓和符策涫的高级律师CR拉惹打头阵,针对诉方的索赔额提出质疑。

20190409_1554779522218_373221089863954_2_2hhbms_zuann_Medium.jpg
侯文芳在Netto & Magin律师事务所的团队陪同下出庭。

反击① 审计报告索赔额低许多?

CR拉惹指出,AHTC和PRPTC分别仅传召KPMG新加坡会计事务所法务部门的合伙人欧文以及普华永道新加坡会计事务所合伙人吴天鹏作为事实证人(factual witness)和专家证人(expert witness),而后者仅是以KPMG的审计报告为基础。

他引述报告指出,KPMG总结市镇会共支付了3371万元给FMSS,款项分为7大类别,但KPMG仅认为至少151万元属不恰当付款,不过应追回的款项仅有至少62万元,他们列出的一些项目无法估算出应追讨的数额。

CR拉惹提到,辩方只认同诉方列出应追回的8个项目中的两个项目,其余项目包括诉方不认同应列为“项目管理费用”的非周期性工程,但KPMG没有到现场视察这些工程和成果,也没有考虑到阿裕尼市镇会跟原管理代理CPG以前也是这么计算。

CR拉惹因此指称,诉方指控并要追回的不恰当付款,实际上根本没立场追回,因为诉方无法证明市镇会不应支付这些款项。

反击② 另一家建筑公司未必较便宜

AHTC指辩方将10个工程项目中的7个交给LST建筑公司而非DM,多花了279万4560元冤枉钱,但CR拉惹指,DM未必比较便宜。

首先,他再次阐明辩方委任LST建筑公司是因为对他们更信任、更有信心。

再来,虽然DM针对价值超过350万元的工程给予固定的29万元收费报价,而LST的报价是以工程价值的7.95%来收费,但他指出,DM曾在2010年拿下一个770万元工程后,跟CPG管理的阿裕尼市镇会(ATC)重新商量出7.5% 的收费。

反击③ CPG没有义务维持原价收费

CR拉惹指出,市镇会是按照CPG之前征收的管理代理费用、后港分区前一年自行管理的开销,以及FMSS过渡期所需聘请的新员工,来决定支付给FMSS的管理代理费用,以确保他们能无缝接轨。

他指出,诉方不能理所当然地认为CPG若续约,就一定会保持原本的收费。

另外,他也指FMSS正式接手之前就必须在过渡期聘请新员工,这是CPG无需承担的,法官就这一点反问,这为何不算是FMSS的商业成本,而CR拉惹指出,这是FMSS身为新公司才需承担的额外开销。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4月9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