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宏针对军训死亡事故发表部长声明:冯伟衷等三人没按安全准则行事酿祸

字体大小: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昨天(5月6日)对国会发表部长声明,交代委员会调查报告及事发经过,并说明武装部队自事件发生以来所采取的措施。调查委员会指出,这起不幸事故主要导因包括车内三人没有遵守炮管移动时,必须确保所有人站在车内安全位置,炮尾周围也完全没有障碍物的安全准则。

本地艺人冯伟衷军训死亡事故中,包括他本人在内的三人皆没按标准操作程序及安全准则行事,他们各自的疏失最终酿成这起惨祸发生。

冯伟衷今年1月在新西兰参加军训,在155毫米榴弹炮车内执行维修工作时,遭升起的炮尾压中,导致胸腹受重伤,送院抢救后不幸身亡,终年28岁。新加坡武装部队理事会过后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事发原因。

20190507_news_aloysius_Large.jpg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昨天对国会发表部长声明,交代委员会的调查报告及事故发生经过,并说明武装部队自事件发生以来所采取的措施。

根据调查,事发当天傍晚6时许,军备技术员冯伟衷同一名技术组组长以及一名炮车指挥官,在一架155毫米榴弹炮车内,准备维修炮尾后方的机械系统箱。冯伟衷和炮车指挥官是战备军人,技术组组长则是一名军阶为ME2级军事专才的正规军人。

除冯伟衷外,国防部并未公布另两人的姓名。

按照标准程序,炮管须完全降下并上锁,炮车总电源须关掉,维修工作才能进行。技术组组长指示坐在操控座的炮车指挥官照做,但没等他开始执行,就站到旁边的一个安全位置上施工,站在炮尾后方非安全位置的冯伟衷随之上前帮忙把系统箱螺丝扭开。

调查指出,技术组组长以华语加英语,要冯伟衷移向他,或走到另一个安全位置,冯伟衷以华语回应不碍事并表示炮管不会击中他。

炮车指挥官告诉委员会,他检查炮尾周围有无障碍物时,看见冯伟衷站在靠近炮尾的位置。但由于炮管当时处最高角度,他错误判断冯伟衷会有时间在炮管下降时移开,并在喊出“避开”的例常警告口号后,下降炮管。据调查,炮车外一些人也听见口号。

炮尾接着向上移动时,背对的冯伟衷一边扭转系统箱螺丝,一边转过身子查看炮管,没有尝试闪开。炮车指挥官说,他看见冯伟衷在炮尾逼近时,才做出试图闪躲的动作。

技术组组长看见冯伟衷此时还站在炮尾移动行径,非常震惊,用手尝试压住炮管,炮车指挥官则想透过系统程序阻止炮管继续移动。两人都未及时按下装置在他们个别位置的紧急停止按钮,以中断炮车电源让炮管停止移动。。

独立调查委员会认为,炮尾向上移动并压中冯伟衷时,炮车指挥官和技术组组长因陷入惊慌而不知所措,作出不合理的行为。

调查委员会也指出,这起不幸事故主要导因包括车内三人没有遵守炮管移动时,必须确保所有人站在车内安全位置,炮尾周围也完全没有障碍物的安全准则。其他原因包括炮车指挥官看见冯伟衷站在炮尾后的危险位置,仍操控炮管降下。

调查报告没找到证据显示事故涉及恶作剧或他人蓄意加害行为。

黄永宏在声明中说:“如果在场人员遵守安全条例,独立调查委员会所得出的事故导因就完全可以避免,这虽然令人痛心但也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事故不是因为有关人员缺乏操作炮车的知识、不懂得相关安全条规或没经验。”

蒙巴登区议员林谋泉询问事故中三人是否因赶着在时间限制内完成维修任务,黄永宏回答:“我不希望就这类额外推测置评以免影响往后的调查,但调查委员会没在事故导因提到时间紧迫这一因素。”

负责找出事发原因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只负责查找事实,无权决定涉案人员是否犯法。黄永宏指出,由于事故在新西兰发生,我国警方和验尸庭无权着手调查,而新西兰当局已决定不对事故展开研讯。

根据我国军法,武装部队的特别调查处(Special Investigation Branch)有权调查案件并决定是否在军事法庭对涉案人员提出检控。黄永宏透露,有关调查即将完成,若查出有人触法,有关单位将通过军事法加以提控。

国会今天继续辩论防止骚扰(修正)和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这两项二读法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