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应变小组关卡执勤 要凭眼神寻找可疑人物

订户

字体大小:

作为驻守兀兰关卡的第一应变小组成员,吕洁颖和沙勒胡丁认为工作的挑战包括观察和分析人群的肢体语言和眼神交流。

随着国内外安保环境日益复杂,移民与关卡局于2015年成立第一应变小组,在不同大小事故发生时立即赶到现场,确保边境安全及操作不受影响。

第一应变小组(First Response Team,简称FRT)成员须经历两个月的训练,除了接受情景和急救训练,也学习基本法律常识。

完成训练后,他们将部署在不同关卡及出入境处,以在紧急事故发生时,可立即行动。其中,兀兰关卡目前共有超过100名第一应变小组成员轮班执勤。

兀兰关卡副指挥官颜光阳监察(45岁)受访时告诉《联合早报》,成立小组的目的是因为国内外安保环境日趋复杂,因此当局须做好准备,应付可能发生的不同情况。

“小组成员经过不同训练,在第一时间处理不同事故,确保关卡运作不受影响。”

其中,驻守在兀兰关卡的两名小组成员日前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并示范他们模拟的枪手挟持人质演习。

演习中,通关柜台突然出现一名男枪手挟持一名公众作为人质。在附近巡逻的吕洁颖稽查长(27岁)、沙勒胡丁稽查长(27岁)及两名队友接到控制室通知后,立即赶往装备室穿上头盔和防弹衣等约11公斤重的配备。

四人到场观察情况后,分两路包抄,迅速靠近枪手,并要他弃械投降。枪手眼见自己被包围,只能放下武器和人质投降。

吕洁颖和沙勒胡丁说,这只是他们不时会参与演习的一种。在处理突发性安保事故之外,小组在不同大小事件中都会出动,例如有人需要医疗支援等。

自2017年10月加入小组的吕洁颖说:“我们平常四人一组出勤,并会与其他组别到关卡不同区域巡逻及进行观察。”

据此前报道,兀兰关卡每天有约28万人通关。两人表示,最让他们觉得具挑战性的工作是观察和分析人群,如通过分析肢体语言和眼神交流等方式,尝试找出可疑人物。

今年1月正式成为小组一员的沙勒胡丁说,他最近执勤时,注意到一名旅客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入境。当他看着对方时,对方一直避开他的眼神。

“我发现他的入境白卡只写着逗留一天,但却带着多件行李。他原先拒绝出示护照,而当我们进一步调查后发现,他的护照和证件不吻合,过后便拒绝他入境。”

虽然经过训练,但是两人坦言,每天都有不同事故发生,因此小组成员都要随机应变,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反应。

为了更好地协助小组成员工作,并加强他们与控制室的沟通,兀兰关卡的小组成员自2017年9月起执勤时须携带一套装备,这包括一个随身摄像机、一台内部沟通用的手机,还有一个定位装置。

摄像机让控制室能同步看到现场情况,也起到保护小组成员的作用;定位装置则让当局调派离现场最近的成员前去应付突发事故。装备目前仍在试验阶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