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嫲住院病危 孙女上网投诉医护人员

孙女伊莎贝拉(左)不满樟宜综合医院医护人员照料阿嫲时态度不佳,在社交媒体上投诉医院的不是。图为伊莎贝拉与阿嫲的合照。(取自Instagram)

字体大小:

失智阿嫲泌尿道感染入住樟宜综合医院,病情每况愈下,孙女在社交媒体公开投诉医生护士不专业又没同理心,不尊重垂死病患,也没顾及家属的感受。

病患孙女伊莎贝拉(Isabella Lim)日前在面簿上说,阿嫲因泌尿道感染入住樟宜综合医院,医生发现她肠缺血,但病情恶化,不宜动手术,只能做保守护理。阿嫲已在5月5日去世。

她说,连续七天从早到晚留守阿嫲床边期间,她亲身体会到医生护士有多么不专业又没同理心。

有一晚,伊莎贝拉想问医生是否有其他治疗方案,主治医生当时不在。她称,值班医生一见她就举起双手做出“投降”手势说:“我先讲你阿嫲的病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伊莎贝拉说,虽然值班医生不知道病情细节,但至少应该翻阅病历档案,或问她阿嫲病情如何,而不是摆出一副被逼应付家属的样子。“这不专业又没礼貌!”

又有一次,家人发现阿嫲盖的保暖被单不见了,便问护士。护士说,医生吩咐把被单拿走,并已通知伊莎贝拉的父亲。

殊不知,父亲并不知情,而当亲戚向护士要回被单时,护士却说:“每天盖要钱的你懂吗?”

伊莎贝拉说,阿嫲住的68号失智症病房时常看不到护士,每次要更换尿片或转换阿嫲的姿势以防褥疮都要叫护士来、都要等。由于护士不主动,以致家人要亲力亲为。

不仅如此,由于接待处没人,每当有人要进入上锁的病房,都要按门铃按很久,家人甚至要帮忙开门。

她说,主治医生说阿嫲正在接受最佳的保守护理,但她不被说服。“他们是在阿嫲临终前尽量提升她的生活品质,还是只是在等她死?”

家人忍无可忍改送国大医院 指护士不肯帮叫救护车

家人忍无可忍,决定把阿嫲送去国立大学医院,指护士不肯帮忙叫救护车,家人还得自己叫私人救护车。

伊莎贝拉说,家人早就想换医院,只是樟宜综合医院主治医生说,其他医院的医生也会有同样诊断。再说,阿嫲可能会在载送途中去世,家人因此迟疑。

她说,国大医院与樟宜综合医院的医护水准有天渊之别,护士发现阿嫲的褥疮严重,便给她擦药、包纱布,每一两小时自动帮她转换姿势。此外,家人也拿到一本如何应付家属临终的册子。

国大医院医生说,阿嫲的病情已严重恶化,能做的不多。

伊莎贝拉说:“我们要换医院不是想奇迹般地救活阿嫲,而是要给更好的照料。”

她说,国大医院的医护人员体贴又有礼,阿嫲在那安宁地度过人生的最后三天。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5月16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