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宏:并非配合任何特定国家 我国拟购F-35型战机是为防务用途

本届香格里拉对话6月2日圆满落幕,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面向镜头者)接受国内外媒体访问并为本届会议作总结。(梁伟康摄)

字体大小:

黄永宏强调,就购置F-35隐形战机事宜,新加坡同美国并无特殊安排,而这项采购计划也与中美局势没有太大关联。

新加坡拟购F-35型战斗机主要为了自身的国防威慑用途,绝非针对或配合任何特定的国家,中国清楚了解这个立场并给予尊重。

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昨天(6月2日)下午总结香格里拉对话并接受国内外媒体访问时强调,就购置F-35隐形战机事宜,新加坡同美国并无特殊安排,而这项采购计划也与中美局势没有太大关联。

国防部今年1月宣布计划在2030年后全面汰换F-16型战机,由美国制造的F-35型战机取代。黄永宏于3月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国防部的开支预算时说,国防部会向美国发出“请求信”(letter of request)要求先购入四架F-35战机,之后可选择再添购八架。

针对我国拟向美国购买新战机是否代表新美防务合作关系将进一步提升,黄永宏昨午答复媒体提问时说:“我已向国会阐明订购F-35战机纯粹为新加坡自身用途,说我们同美国有特殊安排是不正确的,我们通过了正当程序,美国国会须批准这项军备对外出售计划。”

较早前,美国有线电视网(CNN)刊登一则分析报道称新加坡购买战机是因为“亚洲对中国在本区域的野心日益担忧”,而购买美国战机是要“向中国传达信息”。报道称F-35型战机的整套先进电子作战设备能让“美国盟友”之间无缝融合,而这可能引起北京的担忧。新加坡不是美国的缔约盟友。

对于中国对我国拟购F-35的反应,黄永宏说:“中国明白我们为何须添购战机,魏凤和部长从未跟我讨论相关课题……中国对新加坡的了解和研究颇深,他们可追溯我们的国防发展历程,能对我们为何在今时今日须购置新战机有确切的了解。”

谈到新美的防务合作关系,黄永宏指出,两国约30年前签署允许美国战机和战舰使用新加坡设施的合作备忘录即将到期,而双方有意更新协定,确保它更符合时宜。他说:“备忘录让美国军力能维持在东南亚的前沿部署,这不是什么秘密,而我们相信美国的继续存在将为本区域带来稳定。”

新中有意签署加强版防务合作协议

与此同时,黄永宏也强调,我国和中国也有意在年底前签署一项加强版防务合作协议,增加双边的军事与高级别代表交流频率,以及扩大军事演练次数与规模等。

问及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如何在调和大国之间的分歧作出贡献,黄永宏说,中小国家虽无法影响大国决策,但应尽可能促进各国间的沟通与交流,建立多边关系,从而扩大影响力。

“当然,这取决于大国是否愿意听我们的看法,而我认为,中美两国是愿意听取我们意见的,他们亲自来到这个场合,与彼此及各国代表进行沉着冷静的交流,就表示他们愿意聆听各方意见……当前的问题非常复杂,我们须承认目前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

拿破仑曾说,不要唤醒沉睡的龙,因为一旦它苏醒,世界将为之撼动。如今,这条龙不仅苏醒了,且四处腾飞,而世界也因此震动,并想着该怎么办才好。美国拥有超群地位,一度被形容为超级强国,即没有任何势力可与之抗衡。但如今已不再是这样的单极世界,随着印度和其他国家的崛起,我们拥有一个多极世界。我们如何随着基础变化而改变并保持稳定?保持稳定必定讲究开放性、互联互通、相互依赖,以及愿意倾听、适应变化和顾及集体利益。

——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