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市场运作不会促进融合 政府须缓解社会工程弊端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右)昨天在英国智库“政府研究院”10周年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他说,面对社会不平等和缺乏流动性问题,政府应尽早在教育、医疗卫生、社区融合等领域进行干预。(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字体大小:

市场的自然运作不会促进民众融合共处,也不会消弭家世背景所带来的好处与坏处,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因此认为政府必须做出干预,尤其必须及早在上游做出干预。

目前全球各地社会不平等和缺乏流动性问题越来越严重,一些政府选择进行干预,重新分配社会资源,以取得更公平的结果。但反对者批评,政府的干预实为“社会工程”(social engineering),违反了自由市场原则。

对此,尚达曼反驳说,这类观点是“轻率”的。“市场的运作才是真正的社会工程,而政府和社会的角色是要缓解和解决这个社会工程的弊端。”

尚达曼于伦敦时间昨早出席英国智库“政府研究院”(Institute for Government)10周年大会,并就政府的治理挑战发表主旨演讲。

他说,目前许多发达经济体都面对工资停滞、收入分配不平等的问题,民众的生活不见改善,导致人们开始对政府和市场失去信任。

“资本主义和市场原则向来承诺,每一代都会好过上一代。但如今,年轻一代的终身收入正在减少,人们对市场、任人唯才(meritocracy)和政府推动社会流动性的能力和信心也开始动摇。”

尚达曼认为,要解决问题,政府必须积极进行干预,在教育和社区融合等关键领域投入更多资源,帮助各阶层国人不断向上发展。

他再次把社会流动比喻为“电动扶梯”,说:“如果扶梯停下来,人们就会担心后面的人会爬上来超越自己,或担心前方的人越走越远,自己被抛在后头。”

他表示,只有确保所有阶层国人都一起往上走,每个人才有机会获得更好的生活。要做到扶梯一直上行,政府就必须尽早干预,进行长远投资。

在教育领域,尚达曼说,政府应投入更多资源发展公共教育体系,吸引高质量人才加入师资队伍,并把教师资源平等地分配到所有学校。同时,政府也要鼓励国人终身学习、提升技能,适应不断改变的市场需求。

通过早期干预取得现有和谐

社会融合方面,尚达曼向与会者介绍了我国引以为傲的公共住屋政策。他解释,我国政府在建国初期把不同种族、宗教和社会经济背景的国人聚集在同一个组屋区生活,通过早期干预,取得了现有的社会和谐。

“我们不能把社会融合的任务交给市场去解决。因为市场的运作会倾向于把不同阶层的人分隔开来,造成更大的分化。”

他也认为,人们应超越政府须偏左或偏右的论述,由个人和家庭扮演一定角色,也就是承担集体责任。

有与会者向尚达曼提问,社会不平等是个敏感问题,我国政府如何同国人进行艰难的政治对话?

对此尚达曼说,我国建国一代领导团队高瞻远瞩,能够把眼光放远,他们也毫不畏惧向国人说实话。

“长久下来,我们在群众之间形成了一种政治文化,人们有了长远的思维,如果有人做出了好得让人不敢置信的承诺,新加坡人会自然地起疑心。这是我们的优势。”

尚达曼坦承,新加坡不一定能长久免于民粹主义的负面影响,但他指出,至少到目前为止,政府仍能同国人坦诚地讨论当前所须做出的一些艰难抉择。

尚达曼是从9日起访问英国伦敦五天。他今天将出席由伦敦金融城政府举办、纪念我国开埠200周年的论坛,并致开幕辞。

伦敦金融城政府也会颁发“伦敦荣誉市民奖”给尚达曼,表彰他深化新加坡与伦敦关系,以及对全球金融治理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