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S报告:提早谈“死” 能减少家人后期负担

在成年、结婚、退休等人生重要阶段不忌讳谈死亡,让自己和家人更了解彼此的临终护理安排,这有助减少家人在亲人临终时做决定的负担。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自2016年针对临终课题向几十名专家搜集意见,并在星期五(7月13日)与媒体分享研究报告的多方建议。其中一名负责报告的政策研究所副研究员阿里凡拉甘(Yvonne Arivalagan)说:“新加坡人什么都规划,不论是第一个家、孩子上的第一所学校、退休或是购买人寿保险,但临终护理是国人不怎么计划的重要人生阶段。”

根据其他早前进行的调查,超过七成的人希望能在家过世,但真正做到的少过四分之一,高达69%的人其实在医院或疗养院过世。另一名负责报告的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余国安指出,有些人不想加重家人负担,但因为事先没沟通好自己的决定和临终计划,最终反而为家人带来更大负担。

报告因此建议国人在多个人生里程碑借此讨论这个课题,而非留到最后一刻,毕竟死亡随时都可能发生。这些人生阶段包括21岁步入成年、结婚、生孩子、退休、购买人寿保险或为亲人筹备丧事时。报告举例,结婚时承诺要照顾另一半,许多年长者的看护者也是配偶,因此注册婚礼是谈临终护理的好机会。

婚姻注册局、人寿保险公司和公积金局等也可以提供平台鼓励国人设想好临终护理计划。例如,寄信通知21岁国人加入人体器官移植法令(HOTA)或30岁国人开始终身护保时,另外添加“预先护理计划”(Advance Care Planning)的册子。

报告也发现,虽然临终护理与个人信仰紧密联系,但临终护理和宗教机构仍没有太多合作,因此建议宗教领袖能在各自社群中提高讨论临终计划的意识。专家也建议我国参考台湾的做法,在学校教育学生与生死相关的课题,并让他们回家与父母或祖父祖母谈论死亡课题。

报告也建议预先护理计划协调员向家人强调心智能力法令的局限,因为不少人不知道,就算已签署持久授权书(Lasting Power of Attorney,简称LPA),受权人也不准为授权人做出与生死相关的医疗决定,得由医生根据病人的利益决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