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调整遴选过程后 公共服务委员会奖学金得主 工院毕业生今年历来最多

张传凯(左)将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修读信息安全,林思吟则到中国深造。(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据《联合早报》向公共服务署查询,过去几年,从工院毕业的奖学金得主每年只有一到三人。今年获颁奖学金的工院毕业生多达九人,创下新纪录。

公共服务委员会奖学金整体遴选过程有所调整,为确保能引进背景与能力更多元的公务员,委员会更积极与理工学院合作,鼓励工院生申请加入公共服务,也更指示性地引导奖学金得主报读不同学科和到不同国家深造。

今年获颁奖学金的工院毕业生多达九人,创下新纪录。

更努力从不同学府找人才奖学金得主今年源头最广

去年8月刚出任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的李子扬,自上任后大力提倡让公共服务人才更多元化,包括曾提出要探讨使用数码游戏测试等新工具,遴选奖学金得主。他昨天(7月17日)在公共服务委员会奖学金颁奖礼上致辞,进一步解释委员会这次如何更努力地从不同学府寻找人才,扩大奖学金得主来源。

根据《联合早报》向公共服务署查询,过去几年,从工院毕业的奖学金得主每年只有一到三人。今年93名获颁奖学金者来自17个学府,也是源头最广的一次。

不过,尽管尝试增收其他学府的毕业生,公共服务奖学金有过半仍是颁给莱佛士书院和华侨中学毕业生。公共服务署发言人指出,毕业自这两所学府的奖学金得主过去五年比率不变,约60%。

积极鼓励奖学金得主选择到不同国家深造

李子扬指出,公共服务委员会也希望奖学金得主选择到不同的国家深造,并且非常积极地在遴选过程中引导他们这么做,包括鼓励他们到中国,或选择本地学府。他说:“在这过程中,我们难免要一些申请者改变与重新调整他们的升学期望,有时候也要拒绝一些上诉。”

新加坡理工学院毕业生张传凯(19岁)获颁公共服务委员会(工程)奖学金,是这次九名获颁公共服务奖学金工院毕业生之一。对信息安全感兴趣的他,在工院时就念信息安全管理,之后将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继续修读这科。

张传凯去年在政府科技局实习17周,也对公共服务的运作有初步认识。他受访时说,选择加入公共服务,是因为希望自己有机会接触国家层面制定各项政策和措施的过程,并给更多人带来积极影响。

“多数人会认为,要走在创新科技的最前端,就应该加入私人企业。但我认为公共部门让我有机会接触到网络安全的更多领域。我念完大学时,网络安全领域会是什么样子,没人说得准。因此这也是让我接触这个领域的机会。”

今年的奖学金得主中,也有八人将负笈中国。其中,华侨中学毕业生林思吟(18岁)将前往清华大学修读经济学。

林思吟自中学时期就报读双文化课程,在高中修读中国通识,中学和高中时期也参加浸濡计划,造访北京、上海、苏州、无锡、广州、深圳等多个中国城市。

浸濡体验让林思吟看到中国社会的迅速发展及科技的变革,让她更确信自己要更深入走进中国,了解当地社会。她说,浸濡让她有了对中国社会的初步认识,她希望继续抱持开放的心态去进一步探索,让自己多开开眼界。

主管公共服务的贸工部长陈振声是颁奖礼主宾。他透过小故事谈及自己为何加入公共服务、之后为何留下,以及自己对公共服务未来的担忧。他提醒新一批奖学金得主不应视成功为理所当然,应更努力地确保国家继续朝正确方向迈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