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9名队友中首个降落探风向 红狮队领队须“近地”开伞寻降落点

红狮跳伞队的九名成员走向超级美洲豹直升机,准备高空跳伞表演。(李薇摄)

字体大小:

参与今年红狮跳伞队表演的九名成员受访时告诉记者,领队的跳伞员会根据表演当天的风向,找到最安全的降落路线,其他人会依照领队选择的路线降落。

九名红狮队员张开降落伞,领队跳伞员率先出现在大草场上空,他避开了距离自己仅30公尺的圣安德烈座堂后,降落舞台中央。

其余八人依照领队的降落路线,一一绕过大草场周围的灯柱平稳降落,完成精彩的跳伞表演。

红狮跳伞队的表演是国庆庆典上的一大亮点,看过表演的人不难发现,跳伞员总是依照相似的路线降落在舞台上。

参与今年红狮跳伞队表演的九名成员受访时告诉记者,领队的跳伞员会根据表演当天的风向,找到最安全的降落路线,其他人会依照领队选择的路线降落。

今年国庆庆典跳伞行动的领队一级准尉何友平(46岁)受访时坦言,身为第一个降落的人,他的任务颇具挑战,要是判断有误,降落路线不理想,其他八名队员就会重蹈自己覆辙。

周围建筑物密集 增加表演难度

今年国庆庆典在政府大厦前大草场举行,周围的建筑物密集,增加了表演难度。

何友平说:“我们绕过圣安德烈座堂时,有时它只离我们30公尺。”

何友平形容,跳伞员在一万英尺的高空跳出直升机后,其他队员在5000英尺的上空时张开降落伞,他则在约3500英尺的上空才打开降落伞。“我离地面最近,最先感受到风向如何影响降落,找寻最适合路线的责任就落在我身上了。” 

为了顺利完成表演,红狮队员会抓紧机会彩排。红狮队在昨天(7月20日)的国庆典礼预演上亮相,九人在上直升机前,在地面上演练了两次“星花绽放”(bomb burst)队形。何友平说:“这是为了让我们熟悉每个表演环节。”

九名红狮队员分享,每次表演,天气情况不尽相同,跳伞员若非经验丰富,很难确保每次都能顺利完成表演。因此,至少完成200次跳伞,是成为红狮队员的前提。

虽然九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跳伞教官,但从一万英尺的高空跳下,还是难免让其中几人紧张。

二级准尉王傢顺(39岁)受访时就坦言,他有轻微恐高。“刚开始跳伞时我总会害怕,跳伞两年后我才克服了恐惧。每次表演前我还是会紧张。”

跳出直升机的前一刻,这份紧张却会变成兴奋感。王傢顺说:“因为在那一刻,我们只想完美完成演出,与观众一起欢庆国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