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荣文谈香港:像孙悟空翻不出如来佛手掌心

像孙悟空一个筋斗往前飞也翻不出如来佛手掌心,香港社会不应将希望建立在有朝一日能争取独立自主权的幻觉上,因为这必然导向悲剧。

前外交部长杨荣文指出,港人下来应拒绝任何暴力或违法行为,专注探讨2047年之后香港前途问题,以此凝聚共识,解决社会分化问题。

他说:“港人可以不喜欢特首林郑月娥,但这不能改变她是特首的事实。你需要她来解决各种住房、医疗与教育问题。你可以不喜欢她,但必须与她合作,因为中央政府不会允许她辞职。如果真接受辞呈,香港也会变得不可治理。”

杨荣文今年5月刚卸下香港嘉里物流联网主席兼执行董事的职务,目前是嘉里集团高级顾问。他星期三(7月24日)在华侨中学“百年华诞讲座系列”演讲后回应一名中国学生有关香港的提问,分享了他旅居香港七年多对香港社会境况的观察。

香港反修订《逃犯条例》的事件越演越烈,和平示威诉求近日来演变成街头暴力政治,社会严重分化。杨荣文将香港比喻为《西游记》的孙悟空,但指孙悟空法力再高强也翻不出中国这个如来佛的手掌心;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制定“五十年不变”的协议,杨荣文说,港社会“一国两制”的框架将在2047年到期,下来“何为2.0模式”将完全取决于中国,这是港人必须认清的现实。

他说:“如果有一天如来佛决定给孙悟空头上套紧箍咒,那孙悟空更要警惕小心了。”

杨荣文也指出,香港教育体制一向不鼓励港人效忠中国,甚至他观察到香港教师几乎都是反中的,在大学要选上学生领袖职位,学生也要组织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活动,必须持反中立场,这样的思维已深植港人观念中。

此次华中“百年华诞讲座系列”主题为汇集东西方智慧,打造全球未来,主讲者包括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中国历史教授普鸣(Michael Puett)。

杨荣文以“法”与“礼”在中国社会扮演的作用,指出中西方思维的不同。他指出,中国创造的是一个有高度凝聚力但同时与外面世界隔开的社会,它也清楚意识到内外之分,并把焦点放在内部发展与社会维系上;因此当美国人质疑中国更强大后会成为威胁其他国家发展的新帝国主义国家,他持不同立场,因为这并不是中国社会的本质。

杨荣文以在通讯应用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中国微信为例指出,微信的支付体系是中国社会缩影,外国人要使用账号必须绑定中国银行账号,也要有国内电话,可见中国一直谨慎地控制它如何与外界接洽,而这种社会管理模式是西方不能理解的;同样的,美国从大法官任命到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总统特朗普“通俄”等事件,也可见凡事诉诸法规处理的做法,这也让中国人感到不解。

杨荣文引述英国现代诗人吉卜林(Rudyard Kipling)的话。他指出,吉卜林以“西为西,东为东,两者各西东”带出东西文化的隔阂,但如今在中美贸易战与美国反华情绪上涨的背景下,东西之间必然接触与碰撞,世界有必要去理解中国和美国。

普鸣教授则谈及下一代人应如何建设开放与全球化的国际秩序。他批评冷战结束后美籍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西方名噪一时的“历史终结论”,表示当时那一代美国人的想法代表的是自大,这种优越感更阻止了真正全球化秩序的产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