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无师自通 自创精酿茶饮

顶着泡沫头的金黄色饮品,乍看之下,像是一杯啤酒,但其实是洪汉健(32岁)倾注心血研发的精酿茶饮,颠覆一般人对“泡泡茶”的印象。从无师自通到自成一家,他凭着对茶饮的敏锐味觉,一步一脚印建立口碑,让这款创新饮品不会像上面那层泡沫一样昙花一现。

本期《小贩周记》带读者认识这名亚历山大村小贩中心的“饮品魔术师”,感受他创业的五味杂陈。

到英国伦敦和澳大利亚珀斯都看到泡泡茶的踪迹,让洪汉健突发奇想,立志研发一款截然不同的泡泡茶。

面对毫无前例可循的任务,他无师自通,凭着对氮气冷泡咖啡(Nitro Cold Brew)的了解,以茶代替咖啡展开实验,释放茶叶蕴含的别样风味。

问洪汉健在开始实验时,是否曾被完成品的味道所惊艳,他却很笃定地说没有。

他接着说:“在研发任何创新的菜肴或饮品前,你必须对食材和原料有所了解,否则结果可能是一团糟。因此,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要达到怎样的味道。”他的自信全写在脸上。

小小的“Danger Close”饮料档所卖的咖啡和茶饮,是洪汉健每周两次精心酿制的。所有饮品不含防腐剂,不能存放太久,如果卖不完,他就必须倒掉。

因为制作工序特殊,完成品是用精酿啤酒的容器来盛装,然后用啤酒龙头倒出来。其中,精酿茶饮得静置约36个小时,才能酿出它清爽又不过度刺激的浓郁味道。

饮料单上目前有三款精酿茶饮:仕女伯爵茶(Lady Grey)、荔枝红茶(Chinois)和不知香。

前两款是档口的固定饮品,所用的茶叶都是中西合并。例如,仕女伯爵茶是以中国茶为基底,并添加了柑橘皮,精酿后的味道因此有种带点橘香的烟熏味。

不知香则是当季限定饮品,为了保持新鲜感,洪汉健约每三个月会更换新的当季茶饮。

饮料档开业两年多,顾客群主要是千禧一代,但也有不少忠实的老少顾客,有约9岁的小男孩,以及总是大老远跟着丈夫前来的八旬老妇。

洪汉健笑说:“因为色泽的关系,茶饮看起来就像啤酒。当小男孩拿着茶饮离开,有些人就会用异样眼光看我,但它其实是不含酒精的。”

洪汉健对氮气冷泡咖啡(右)的制作过程进行改良,以茶代替咖啡,研发出自家的精酿茶饮(左)。 

价格亲民可试喝 一杯只卖3元5角

为了让更多人认识和品尝到优质咖啡和自创茶饮,定价不仅比较亲民,档口也欢迎试喝。

档口售卖的氮气冷泡咖啡,一般份量才卖4元5角,比连锁咖啡店便宜,精酿茶饮也只卖3元5角。

洪汉健认为,这些是必要的营销成本支出,因为多数顾客压根没听过他的茶饮。

“毕竟是创新饮品,如果硬是要对方买,他喝了不喜欢,以后就再也不来光顾了。给人试喝的话,我还可以趁机分享知识,可能对方会慢慢接受。”

洪汉健所用的茶叶都是向本地老字号白新春茶庄进货。除了支持本地企业,他更希望推广南洋拼配茶。看似洋派的他,对不同茶叶的制作过程有相当的认识,如数家珍。

精酿茶饮含糖,为了给偏好无糖的顾客选择,洪汉健也售卖热茶,如铁罗汉、不知香和乒乓铁观音,都是南洋茶。

经营1年半回本

创业过程跟档口名称一样,经常在“危险边缘”,就算在餐饮业打滚多年,一连串挑战也差点令人举白旗。

洪汉健两年前标到摊位后,当局只给他三天时间准备开档。好不容易打点好一切,更多挑战还在后头。

例如,档口最初只卖咖啡和茶饮,生意非常惨淡,所以开始卖精酿啤酒,以扩大顾客群。在开业约一个月后,小贩中心却要关闭一个半月进行翻新。

洪汉健说:“回来开档时,得重新建立起顾客群。不久又碰上国庆日、农历七月和考试季节,小贩中心的人潮在这段期间大大减少,实在难熬。”

林诗玲补充说:“最大的挑战是,我们很难预知会吸引到怎样的顾客,他们又会在什么时候来光顾,得边做边摸索。”

生意终于在一年半后回本,问洪汉健当时有什么感想,他却愣住了,然后说:“我太忙了,根本没时间想。”

洪汉健(左)和林诗玲从小贩中心出发,合作推广自创精酿茶饮。 

一脚踢包办一切

一脚踢包办制作和销售,所幸有好搭档偶尔帮忙,协助发展事业。

洪汉健曾在餐饮公司和酒店任职,为了创业毅然放弃稳定的工作,成为一名小贩。

除了周一休息,他每天上午11时30分开档,晚上9时收档。间中休息四个半小时,接待商业客户或处理其他生意事项。

从事财务顾问的生意伙伴林诗玲(30来岁)偶尔会到档口帮忙,并且也协助经营社交媒体平台。

她说:“我本身也挺喜欢创新菜肴和饮品的,会经常和他碰撞出不同创意的火花。不过,动手酿制饮品的还是他一个人,挺不容易的。”

公众可登录www.oursgheritage.sg网站支持小贩文化申遗,活动将进行至2020年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