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声:我国须确保不选边仍能与世界接轨

字体大小:

陈振声举例,美国在此时或许与中国之间存在一些问题,但这并不代表美国或中国与新加坡之间存在问题。他也说,就算新加坡最终身处多极化的世界,我国必须探讨的是如何减低纷争发生的可能性,不管是在经济还是军事上。

世界分裂成不同群体,新加坡面对的挑战就是确保能在不选边站的情况下仍与世界各方接轨,保持与世界各方的关联性与联系,也在调和对立的同时发挥有益作用。

贸工部长陈振声昨天(8月17日)在泛印度管理机构新加坡校友(Pan Indian Institutes of Management Alumni Singapore)的IMPACT庆祝晚宴上与与会者和主持人星展集团(DBS)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进行对话时,阐述我国应该如何应对日益分化的全球社会情势。

陈振声举例,美国在此时或许与中国之间存在一些问题,但这并不代表美国或中国与新加坡之间存在问题。新加坡还是能继续扮演增值的角色,保持与各方的关联性,继续与世界不同地方保有互通性。

他也说,就算新加坡最终身处多极化的世界,我国必须探讨的是如何减低纷争发生的可能性,不管是在经济还是军事上。

“唯一能让我们减低纷争的方法,就是世界不同的群体选择以相互依靠的方式相处,而不是主张独立性。当世界变得更为相互依赖,连结性也更强时,纷争发生的概率就变小。”

以目前的金融市场为例,陈振声说,如果美国与中国的市场继续相互依靠,发生纠纷和货币战的风险就会大大减少。“反观,当世界分裂,如果不同群体将自身利益视为独立而非相互依赖的,那就存在发生各类纷争的巨大风险。”

除了在对话中谈及经济与国际局势课题,陈振声致辞时也说,太多政治体系的政策制定过程现在被缺乏一贯性的领域、党派和短期的政治利益割裂。这些体系更不会看重人民的长期利益。

造成这个情况的一个原因,是投机的政客越来越懂得如何透过不同的管道“窄播”(narrowcast)他们的感染力。他们觉得无须将人民凝聚在一起,迈向共同利益。

要解决这种情况并不容易,最终关键还是在于领导。政客会相信,他们的工作是“反映”人民想要的,又或可说成是,看民众聚集起来跑向何方,他们就向前跑,告诉人民“跟我走”。

但陈振声认为,反观政治领袖就必须坦率地告诉人民长期和短期目标、机会和局限,以及这当中的权衡得失。这些都需要勇气和领导能力去执行。政治领袖不仅要对这一代人负责,也要对未来的很多代人负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