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骤逝 母揭私生子身世 狮城男跨国 争千万遗产

狮城男从小只知自己是马国富商之子,直到父亲心脏病发突逝,赴马奔丧途中,母亲才告知隐藏逾30年的身世秘密,揭露他其实是私生子。他如今越洋与同父异母姐姐争夺1000万新元遗产。

31岁的许岳龙(Ryan Koh,前银行职员)告诉《新明日报》,父亲许诚家是马来西亚人,在新马两地都有生意,30多年前在本地经商时,和母亲从老板下属的关系发展成恋人,1985年摆酒席,四年后生下了他。

“我们一家三口过去30年来和一般家庭无异,虽然父亲定期往返新马两地,但他周末都会回家陪我们。他就如同其他父亲一般,陪着我成长。”

他透露,75岁的父亲近几年心脏不好,较常居住在马国,每几周或一个月才会返新,今年3月23日突然在马国住家心脏病发突逝,他和母亲却是在一两天后看到本地讣告,才得知噩耗。

“我在他过世前一天还跟他通过电话,当时也是和平常无异的交谈,没想到爸爸走得这么突然。”

他和母亲当下赶往设在马国的灵堂,岂料母亲竟在途中告知他一个隐藏了逾30年的秘密。

“母亲告诉我,父亲另有家室,我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我那时想不了那么多,只顾着拜祭父亲最后一面,我们到了灵堂后,为了避免出状况,也不敢表明身份,希望父亲能走好。”

母子俩返新后,许岳龙辗转得知父亲未留下遗嘱,姐姐在马国当地申请遗嘱认证,他便赶紧申请冻结遗嘱认证,并尝试联系姐姐表明身份,想要讨论父亲的遗产事宜,但姐姐不愿商谈,目前正在申请撤销冻结令。

“爸爸在马国的房产、工厂、公司股份等,保守估计至少3000万令吉(约1000万新元)。我没想要全部,仅想要回应得的就足够。”

不知骨灰安放处

叔叔姐姐不愿透露父亲的骨灰在哪里,狮城男在庙宇自设牌位祭父。

许岳龙透露,虽然叔叔和姐姐都知道他的身份,但对他们母子俩十分冷淡,甚至连父亲的遗体在火化后,骨灰的摆放位置也不愿透露。

“我们至今也没办法拜祭爸爸,只好先在一间庙宇内摆放爸爸的牌位。

file76qewjcm70y1d3z9589o_Medium.jpg
许岳龙出示父亲和他们母子的多张合照以及他的出生证。

出生证填叔叔为父 叔叔反问:他是谁?

出生证当年填上叔叔为父,狮城男盼叔叔能与他断绝“父子”关系,叔叔受询竟反问:他是谁?

许岳龙说,他一路来都未察觉出生证上的名字并非父亲本人,直到这次的争产案件,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证明这段父子关系。

“我只要把出生证上的名字纠正过来,就可引入其他证据,例如父母的婚照、自己从小到大和父母的合照、生活中录制的视频等,证明父子关系。我早前已经要求叔叔撤除他的名字,但他一直推搪。”

《新明日报》记者昨晚联络上许诚家的弟弟许诚旅,也就是许岳龙出生证上填写的“父亲”,被问及许岳龙时,他却反问对方是谁,宣称不认识他。针对遗产和出生证之事,他仅表示不方便置评。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8月24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