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S要飞了 机场免税体验是否依旧

字体大小:

最近似乎流行“闪离”,不但娱乐圈多个明星夫妻档结婚几年就惊爆离婚,就连在本地,近40年的商业合作关系都可以一夜间说散就散。

喜好杯中物的国人,今后出国回返国门时,就再也见不到熟悉的“DFS”烟酒免税店身影了。昨天(8月26日)刚结束的新一轮免税店招标活动中,DFS集团并没有向樟宜机场集团提交申请竞标特许经营权,意味它在机场的免税店明年6月期满后将正式退出

是合久必分?还是什么天大的原因让DFS集团觉得无法在樟宜展翅?随zaobao.sg一同了解。

无人不晓的DFS

dfs_st_Medium.jpg
樟宜机场的DFS免税店设计独到,给旅客不一样的感官体验。(海峡时报)

拥有59年历史的DFS,是全球知名的免税商标。近至印度尼西亚峇厘岛和日本关西,远至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和美国洛杉矶、纽约等机场,都有它的踪迹。

DFS集团自1980年就取得樟宜机场特许经营权,是机场规模最大、合作关系最久的租户。就如樟宜机场发言人答复媒体询问时所说,机场重视DFS集团这个合作伙伴,对于DFS决定不参与竞标感到失望。

集团主席兼总裁布雷南(Ed Brennan)则说,集团持特许经营权期间,“超越了所有人对机场运作环境里对旅游零售的期许”,他也对集团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

诶不过——都决定要撤了,骄傲有个毛用啊?是什么原因促使DFS认为,樟宜实在呆不下?

谁动了我的DFS?

dfs2_Medium.jpg
本地烟酒条例收紧,促使DFS免税店决定结束在樟宜机场的运作。(海峡时报)

布雷南说,集团放弃申请特许经营并不是草率决定,而是基于他们作为在樟宜机场特许经营权持有者对商业环境的独特理解。

他特别指出,全球地缘政治局势不稳定,加上本地的烟酒售卖条例更改,意味留在樟宜机场运作从财政上对集团而言并不可行。

意思浅浅,就是说我国这几年收紧烟酒条例,让业者感到没有喘息空间啊。

比如,政府规定从2020年7月1日起,所有在本地售卖的烟草产品都得采用统一包装,烟盒上的健康警示图像也得放大。

另外,2019年2月的财政预算案声明中,也把入境我国者可携带或购买的免税酒顶限,从3公升减至2公升,条例已于4月1日生效。

樟宜免税大亨,谁与争锋

买免税品可说是旅客的一大福利。甚至可以说,一些国人回国如果不去免税店转转,会顿觉人生不圆满。DFS走得倒干脆,空出来的店面谁来补上?

据了解,目前至少有三家免税商竞标特许经营权。他们当中有大家较熟悉的品牌,也有有意打入本区域市场的佼佼者。

新罗免税店(The Shilla Duty Free)

shilla_Medium.jpg
位于樟宜机场的新罗免税店。(档案照片)

首先登场的是韩国的新罗免税店。国人在机场应该也看过它的店面,只不过售卖的不是烟酒,而是香水和化妆品。

除了樟宜机场,新罗在韩国、香港和澳门的机场也设有店面。

乐天免税店(Lotte Duty Free)

lotte_Medium.jpg
乐天免税店去年进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机场。(朝鲜日报网站)

再来看看二号选手:同样是来自韩国的商家乐天免税店。去过韩国的朋友,大概对乐天这个品牌也不感陌生。

与新罗不同的是,樟宜机场目前没有乐天的店面。但乐天免税店在本区域还是相当活跃的,日本关西、越南河内和岘港、澳大利亚达尔文和布里斯本,及新西兰惠灵顿等机场都有乐天的足迹,对本区域市场的渗透不容忽视。

汉纳曼免税店(Gebr Heinemann)

heinemann_Medium.jpg
位于法兰克福机场的汉纳曼免税店。(汉纳曼网站)

紧接着登场的是德国的免税商汉纳曼。你可能没听过这个名字吧(嘘~其实我也没听过),但这大概是因为汉纳曼目前活跃的机场多在澳大利亚和欧洲的丹麦、挪威等地。葡萄酒、香槟、香水、护肤品、化妆品、科技用品、精致糖品和烟草,这里一应俱全。这匹黑马会不会在这轮竞标中异军突起,打进樟宜这个市场?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不管是之前名不见经传的黑马,或是能为樟宜机场旅游零售开辟新天地的白马,只要能从货品选择和价格上满足新加坡人什么都要“又平又靓”的要求,樟宜都无任欢迎啦!

至于DFS,仅剩的10个月,我们会好好搜刮——哦不,是光顾你,在机场找不到你就去乌节路的T Galleria或新加坡游轮中心的店面找你,你也不要太舍不得在机场的日子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