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咏生否认指控:反对百佳两行径惹祸

订户
(左图)百佳国际前总裁王咏生。(右图)王咏生的妻子为电视艺人,前百佳代言人赖怡伶。(档案照)
(左图)百佳国际前总裁王咏生。(右图)王咏生的妻子为电视艺人,前百佳代言人赖怡伶。(档案照)

字体大小:

遭百佳起诉和追讨过千万元的王咏生驳斥,惹上官司全因他反对百佳行贿,以及不支持销售产品到朝鲜所惹的祸,如今才被百佳日本高层对付,借官司把他赶出百佳。

根据《联合晚报》取得的王咏生答辩书,百佳日本总部Pokka Sapporo集团的高层被指在柔佛飞航使用的土地建工厂,却没法获得营业准证,为此贿赂相关人士,当时王咏生大力反对行贿。

王咏生也称,他不支持百佳卖产品给朝鲜中介,多次在公司会议上提出反对但被驳回。百佳日本高层为对付他这个“异议分子”,才发起诉讼来打击王咏生,以及把他的团队赶出百佳。

晚报昨天独家报道,本地艺人赖怡伶的老公王咏生(44岁)遭饮品公司百佳(Pokka)起诉,官司爆出王咏生疑似与金味集团及亚洲物语有秘密勾当,王咏生的行为被指不合法,百佳要向他追讨至少1025万元损失。

发起诉讼的百佳企业与百佳国际,两者都属于日本的Pokka Sapporo集团,须向集团总裁汇报。王咏生在上周通过代表律师提呈给法院的答辩书中,否认百佳对他的所有指控,并对百佳提出反诉。

辩方称,这起官司源自百佳集团总裁与其他人对王咏生存有意见,要借官司打击和去除王咏生,以及让他蒙羞和影响他日后的就业机会。

根据王咏生的说法,百佳日本高层对他不满,主要因为行贿官员与销售产品到朝鲜这两起事端。

指日本高层行贿马国官员

王咏生称,百佳在柔佛一块被政府划定为航空使用的土地上建造生产工厂,结果在开幕前的几周,仍申请不到营运准证。

王咏生找到一名愿意打通关系的“江姓”男子,但后者却要求收贿。王咏生不答应,但日本高层被指不顾王咏生的反对,前往香格里拉酒店支付贿金。之后,百佳就顺利取得准证。

王咏生称,这非百佳高层首次行贿,他们数次贿赂印尼当地官员,而王咏生很不支持这种行贿的经商手段。

指百佳将产品销售朝鲜

王咏生称,他多次在会议上向高层提出,对于百佳继续通过中介销售产品到朝鲜的做法有所保留,因为这么做违反国际对朝鲜的贸易制裁。

但王咏生称,他的话都被当做是耳边风,不被日本高层理会,高层还指示下属向中介取得“没有销售到朝鲜”的声明。

不过,王咏生相信,直至今日,百佳仍在直接或间接销售产品到朝鲜。

指百佳害他与赖怡伶受羞辱

王咏生自爆患上抑郁症,导因为百佳在众员工面前下令他离开公司,以及遭受百佳律师对他的言语恐吓。他也指百佳向媒体泄漏他被撤职一事,导致他与赖怡伶被网民羞辱与责骂。

根据王咏生的答辩书,去年9月19日,他与几名同事在百佳公司的会议室等候,原本以为要与日本集团女总裁见面。

岂料,女总裁出现时,身边还有大批穿戴监控摄像装置的保安人员与数名律师,来势汹汹地冲进会议室,然后把王咏生押走。

王咏生称,当他被押回自己的办公室时,两名律师轮流对他进行问话,其中一名女律师的态度尤其恶劣,打大拍桌子指责王咏生撒谎,并且做出言语恐吓,命令王咏生交出手机等公司财物。

王咏生说,向来有焦虑问题的他当时被吓到和感到受威胁,其他律师最终把女律师请出办公室。王咏生称,他也在众目睽睽下被令离开公司,连收拾个人物品的机会都没有。

随后,本地媒体大肆报道他被撤职一事,王咏生相信,是百佳职员故意泄露信息,导致他与艺人妻子赖怡伶得遭受网民的羞辱与言语攻击。王咏生称,自他被赶出公司后,他也患上了抑郁症。

指日本高层要让百佳转型成‘迷你雀巢’

王咏生揭露,拥有百佳品牌的日本控股公司,原本计划让百佳与金味合作,把百佳国际发展成“迷你雀巢”品牌,金味将入股至少30%,但计划终告吹。

王咏生在答辩书中说,他在2016年向日本高层提出,他有意对百佳国际进行管理层收购,但没被采纳。之后,高层同意探讨如何让百佳国际转型,王咏生便建议与金味集团合作。

王咏生称,接下来两年,百佳集团与金味展开多次讨论,由金味入股百佳国际,取得30%至40%的股份。双方也商讨如何把百佳发展为更全面的品牌,成为一个“迷你雀巢”(mini-Nestle)。

不过,王咏生称,由于双方对于金味以何种价格入股一事没有共识,合作最终告吹。

诉方指王咏生牺牲百佳国庆广告

百佳取得在国庆日打广告的机会,王咏生却被指“牺牲”百佳品牌,选择宣传亚洲物语。

根据诉方索赔书,王咏生与共谋者违反百佳的惯例,擅自使用百佳的资金来为亚洲物语饮料打广告。这包括在2017年国庆活动上,百佳取得打广告机会,但王咏生等人选择在广告中使用亚洲物语的品牌。

关于亚洲物语的设立,辩方则在答辩书中称,那是王家业(Amos Wang)的主意,公司设立于2009年底,最初只有王家业一名股东,之后谢丽玲也入股。由于王家业在饮料业拥有丰富经验,百佳国际在2013年聘请他担任市场行销总监。

辩方指王咏生没有在亚洲物语持有利益或股份,也不清楚王家业、谢玲玲与林喜烈和亚洲物语之间的关系。

总追讨款项料逾1025万

诉方指王咏生试图抢过属于百佳的代理品牌吉家宝(Kickapoo),把20年合约转给亚洲物语,百佳最终失去生意,损失374万元,向王咏生所追讨的总数额超过千万元。

诉方在索赔书中指出,百佳在2010年与一家叫Monarch的公司签署协议,取得生产、销售与分销某些品牌饮料的准证,当中包括Kickapoo。根据协议,在不违反合约条款的情况下,两家公司的合作关系将长达20年。

不过,诉方称,2016年至2018年,王咏生多次与Monarch协商,企图把生意转给亚洲物语,由亚洲物语成为Kickapoo的分销商,把饮品转卖给百佳,并且拟好一份Monarch与亚洲物语合作的协议书。

Monarch不满王咏生的行为,没有与他合作,同时取消与百佳的合作协议。诉方称,百佳为此损失374万元,成为诉方追讨的其中一个项目。

其他追讨项目包括:百佳因生产亚洲物语饮品所损失的651万元、为丢掉大批亚洲物语存货所损失的40万元,以及王咏生推出亚洲物语产品奖励计划所耗损的近50万元等。诉方总追讨款项料超过1025万元。

明明在家却叫女佣撒谎

商业事务局仍在调查金味集团。昨晚赖怡伶和王咏生明明在家,却叫女佣跟记者说他们不在家,过后还关灯走进屋内。

去年底,王咏生连同咖啡店业者金味集团(Kimly)执行主席和执行董事被金管局和商业事务局调查。警方昨晚受询时表示,针对金味集团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记者昨晚走访赖怡伶和王咏生位于武吉知马路一带的半独立洋房,只见屋外停着一辆意大利玛莎拉蒂(Maserati)跑车,屋内还有另外两辆车。抵达时只见客厅灯光明亮,通过铁门可见到赖怡伶和王咏生的身影。

记者按门铃后,只见赖怡伶和女佣说了几句话,女佣就前来应门,被问及能否跟王咏生聊两句,女佣说他不在,再问能否和赖怡伶聊两句,她说“她也不在”。

记者虽明确表示,已看到两人,请女佣帮忙传话,女佣听后只默默走回屋内,与两人说了说话,就见众人陆续走进屋内,并把客厅的灯全熄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