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痴”寻鸟尸 六年捡700只

陈健雄把鸟尸捡回研究室后,部分鸟尸会制成标本收藏。(罗辉煌摄)
陈健雄把鸟尸捡回研究室后,部分鸟尸会制成标本收藏。(罗辉煌摄)

字体大小:

六年来为约700只鸟儿“收尸”,本地一名“鸟专家”全岛寻鸟尸,一接到有公众拨打热线报告发现死鸟时,他都会到“命案现场”捡尸,甚至充当鸟法医,鉴定鸟儿的死因。

之前在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担任研究员的陈健雄(30岁,鸟类学家),主要的工作是负责研究鸟类,其中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去捡鸟的尸体,他还打趣称自己是“死鸟人”(I’m dead bird man)。

他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说:“当收到公众打热线来报告发现死鸟时,我就会去收集尸体,过后再把这些鸟尸制成标本,收藏在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里。”

陈健雄解释,新加坡大约有400种鸟类,国大的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在过去六年已经收集约三分之一,即135种鸟类的尸体,目前馆里共收藏着约700个鸟尸体标本。

他指出,在鸟儿迁徙的季节,一天可接到多达六通发现死鸟的通报,他每次接到民众的电话后,都尽可能亲自到“命案现场”捡尸,甚至充当鸟法医。

“鸟儿的尸体会说故事,如果是死在一个高楼大厦底下,那它很可能是撞上玻璃而死,如果是死在路边,那可能是被汽车撞死。鸟儿的死因可让我知道那个地方对鸟类存在风险,也可以得知他们的迁徙概况。”

他指出,当大楼的玻璃上出现大树的倒影,鸟儿很可能误会而撞玻璃死亡,这是本地很常见的鸟儿死因,在外国则会发生猫捉小鸟的情况。

对陈健雄来说,研究鸟儿的死因对鸟类保育工作很重要,因可了解鸟类的生态以及是否存在带来疾病的风险。

他说:“新加坡的鸟类品种繁多复杂,而且新加坡有很多死鸟,是值得去研究的。”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9月2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