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成人返校园 大学部分时间课程 探讨学费调整

李显龙总理指出,政府将探讨如何能让毕业踏入职场再重返校园的工作人士适应在校学习环境。也会检讨是否有必要调低大学部分时间课程的学费。

新加坡下来面对的最大教育挑战是确保教育制度也能有效满足成人学员不同的需求,让毕业踏入职场再重返校园的工作人士适应在校学习环境。李显龙总理指出,政府将探讨如何这么做,也会检讨是否有必要调低大学部分时间课程的学费。

李总理昨天下午出席新跃社科大学首场部长论坛,与约500名学生展开对话。与其他五所公立大学不同,跃大在2016年升格为我国第六所公立大学后,保留了其应用型大学教育的独特模式,部分课程的学习对象锁定为成人,因此大学有许多学生是已踏入职场者,一些也修读部分时间课程。

李总理在对话会前致辞,提到跃大学生的不同之处。他指出,他们大多数年龄近30岁或更大,好些是理工学院毕业生,这与他过去到其他大学做交流时接触的学生不太一样,而他们自然也有不同需求。

李总理也提及他在国庆群众大会对调低跃大和新加坡理工大学学费,以及给中低收入家庭大专生更高助学金的宣布。他指出,目前大学部分时间课程的学费对工作人士来说,应该还算负担得起,因此政府这次没有调低相关费用或调高助学金金额。

“但我们打算进一步检讨,若有必要会做出调整。”

成人持续教育体系 还需要更多调整

李总理是在回应学生的问题时,谈及新加坡下来面对的最大教育挑战。他解释说,若是面向一般未踏入职场的大学本科生,本地大专教育体系已相当完善,但要创造一个适合成人持续教育的体系却还需要更多调整。

一名在跃大就读部分时间课程的成人学生就在对话会上指出,像她这样四五十岁的“X世代”重返校园会面对许多挑战,包括记忆力已经不好,无法适应要上课备考的生活,她因此询问总理对大学实行“开卷式”考试的意见。

对此,李总理指出,如果“X世代”的学生都无法应对学习需求,可想而知五六十岁更年长的学员会有更多的问题。

他说:“我们要怎么确保教育制度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调整到适合这些人学习?这并不容易,也不是开几堂课的问题,而是要确保教育工作者有这方面的经验,还要提供完善的支持网络,确保雇主能理解,让学员在工作与学习之间找到平衡。”

李总理指出,一些人可能现在还质疑,为何他们已具备工作能力,却还要回到课室里乖乖听讲、记笔记和考试等,但他认为,所有人在职业生涯中下来一定会经历要重返校园的阶段,成人学生人数也预料会增加。

“更多人会意识到掌握新技能是急迫的事。我相信成人教育方面目前还有未满足的需求。”

对话会的主题为“教育在新加坡的角色”,但不少学生也提到其他课题,包括气候变化和外来人才的引入等。针对有学生问及国人是否因害怕失败而不敢创业或冒一些必要的风险,李总理回应说,在新加坡,他不认为大家会给失败过的人贴上标签,或觉得那是应当鄙视的。

他说:“打个比方,人民行动党招募新人时,在面试中若有人的履历上写着他曾尝试创业但最终失败,我并不会因此而淘汰他,而是会根据能力来衡量。创业本来就是这样,不可能每开一家公司都成独角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