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锅尸骸是人胎 警寻男女助查

订户
振瑞路租赁组屋内铁锅中发现的尸骸相信是人类胎儿,邻居表示单位住着两兄弟,但胎儿和父母的身份还是个谜。(档案照)
振瑞路租赁组屋内铁锅中发现的尸骸相信是人类胎儿,邻居表示单位住着两兄弟,但胎儿和父母的身份还是个谜。(档案照)

字体大小:

振瑞路租赁组屋内铁锅中发现的尸骸,据可靠消息说,相信是人类胎儿,而非动物残骸。但铁锅“煮胎”案的胎儿身份仍是个谜,受访居民说警方在找寻一对男女助查。

《联合晚报》昨日(9月11日)独家报道,振瑞路组屋一个租赁单位周二晚上弥漫着浓烈尸臭味,警方之后在一个单位的铁锅里发现“煮”得残缺不全的尸骸。

据可靠消息,尸骸是人胎儿而非动物残骸,但有关胎儿的死因、以及胎儿与父母的具体身份仍是个谜。

记者今早再次走访事发单位,邻居林先生(63岁,退休)说,事发后警方挨家挨户询问,并直接询问是否认识一对曾经住在事发单位的夫妇。

据他指出,事发单位内住着一对兄弟,但他们刚在三四个月前才搬过来。在他们之前,该单位住着一对夫妻,和数名正在上小学的孩子。

一般相信,警方目前正寻找这对之前住在这里的年轻夫妇以进一步协助调查案件。

另外,《联合晚报》昨天也报道,住在该单位的两兄弟,哥哥正在监狱服刑,只留下20来岁的弟弟独居。

弟弟之后曾接受警方问话,然而邻居表示过去几天都没看到他,不知是否还在协助调查,或搬到别处暂住。

据林先生说,除了两兄弟,也曾经看过一名年轻女子进出过事发单位,相信和两兄弟的关系密切。

他说:“听说他们有个姐姐之前也被关进戒毒所,但我们跟这家住户平时没有往来。”

由于目前无法确定胎儿身份,“煮胎案”具体发生在何时,也无法确定女子是否与胎儿有关。

警方在《联合晚报》询问时证实,周二晚上8时30分接到振瑞路第52座组屋发生非自然死亡案件的通报,调查仍在进行中。

义工到组屋粉刷闻恶臭 警沿家挨户查揭焚尸案

组屋周围传出恶臭,警方封锁现场挨家挨户问话,才发现臭味从焚尸单位传出。

邻居王先生(39岁,保安)说:“义工三天前来粉刷和送物资时,闻到一股恶臭味,还以为是我家中传出,但就是一直找不到源头和原因。”

直到警方后来上门问话后,他才恍然大悟,相信臭味是从胎儿发出的。

林先生则告诉《联合晚报》,警方周二晚上10时左右封锁事发单位,直到隔天凌晨才解除封锁,撤离现场。

除了在事发单位调查,警员也沿家挨户询问邻居,是否认识住在事发单位的人,以及是否知道事发单位有没有住着小孩子。

男住户从不与邻居交流

事发单位住户一直以来保持神秘,不与邻居交流,弱智青年经常门户大开,大声播放音乐或开电视。

据了解,该单位住着一名20来岁的弱智男子,不常出门,一名相信是哥哥友人的男子会定时上门探望。

林先生说:“男住户每天开大门,大声播放音乐或开电视,所以其实同一楼的居民都认识他。”

不过,这名住户却从来没有和邻居往来,邻居受访时也说,虽然知道他,但从来没交谈,不太清楚他的情况。

胎尸烧到残缺不全 难确定是否已成形

一具烧得残缺不全的胎尸,留下重重疑团。

据报道,一般怀胎八到10周至出生前的胎体都可称为胎儿,因此目前无法确定胎儿属于哪个发育阶段、是否成形或能否自主呼吸。

这个终究无法来到世界的胎儿,究竟是因自然因素夭折流产,或是人为因素遭强行堕胎,也无法确定。

一般上,胎儿如果还未发展至五个半月,在母亲体外存活下来的概率较低。

至于为何有人会以铁锅煮尸的手法尝试毁尸灭迹,目前也是个谜。

有人企图毁尸灭迹?

煮胎儿案引发网上激烈讨论,也有不少读者联想到曾轰动社会的“人肉咖喱”惊悚案。

《联合晚报》昨日报道这起事件后,在社交媒体引起热议,不少网友纷纷留言猜测胎儿的具体身份,和为什么会在锅中出现。

不少网友马上联想到上世纪80年代轰动全国的“人肉咖喱”案,担心有人可能通过烹饪方式尝试毁尸灭迹。

1984年12月,公用事业局樟宜美仁山路假日营的看守员阿耶甘诺(38岁)的妻子报案称,丈夫在云顶度假时失踪。

时隔约两年,也就是1987年1月,刑事侦查局特别调查组接到线人通报,指阿耶甘诺并非失踪,而是遭三名男子杀死,并被碎尸煮成人肉咖厘。

当时,线人甚至表示,死者的三名妻舅是凶手。经过调查,警方在同年3月23日突击了五个地点,逮捕八名男女,但仍找不到关键的尸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