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居家乐活原地养老

患失智症的谢细英在护理人员的协助下上色,各种活动让她心情变得开朗。

字体大小:

护联中心(Agency for Integrated Care)是联系人们和社区护理的重要接触点。它通过协调和支持全面护理的多方努力,让年长者得到最周全的护理。同时,它也传达给看护者和年长者他们需要的信息,并为他们联系所需的服务,助他们积极生活和欢度晚年。

以下两个家庭就是利用护联中心的联系,获得了支援和协助。

母亲获短期看护 儿子能安心工作

当女佣要请假去投票时,雇主任鍾伟顿时感到手足无措。

鍾伟的老母亲谢细英(85岁)患有老人痴呆症,日常起居都需要女佣照料。原本生活还算自立的老人家,自从2017年间摔倒,盘骨裂了后,走路就脚步不稳,而且会失禁,晚上无法入眠,脾气变得很坏。

鍾伟和太太都有工作,家里还有个2岁的女儿。女佣虽然只要请假一天,却让他们感到担忧。

他受访时说:“我考虑过请假,也探讨过其他方法,但照顾失智的妈妈不是这么容易,我们有些担心。”

鍾伟的太太最后从护联中心的网站上,发现本地原来有所谓的暂息护理(Respite Care),即为乐龄人士提供暂时性质的短期护理。

鍾伟根据护联中心网站上的资料,联络了暂息护理计划下的几间乐龄护理中心,最后安排母亲在女佣请假的那天,到直落布兰雅31街的活力国际乐龄护理中心(Active Global)。

“我打电话询问详情后,带了妈妈的医药报告和相关文件下去办理手续,两天后我妈妈就可以到那里接受暂息护理,过程相当简单快捷,护理也很周全,让我们放下心头大石。”

20191015_zb_aic_01.jpg
幸亏有暂息护理,任鍾伟才能在女佣放假时,给老母亲找到短期护理。

有活动有社交  母亲较开朗

鍾伟在今年6月间,女佣要求要在开斋节放假的时候,再度使用了暂息护理的服务。由于之前曾经办理手续具备档案,他只需在一个星期前先打电话通知活力国际乐龄护理中心,一切就安排就绪。

鍾伟觉得乐龄护理中心为老人安排的群体活动,例如运动、上色和卡拉OK,对妈妈有帮助,她的心情变得比较开朗,也在中心里结交了朋友,因此他决定安排妈妈每周一天到那里去。

他说:“我妈妈过去热衷于社区的基层活动,也喜欢打太极、唱唱歌、阅读报章。患病后她变得不爱外出,在乐龄护理中心她有机会和别人接触,我觉得对她比较好。”

鍾伟说,他也了解女佣看护失智老人不容易,压力很大。“我妈妈去乐龄护理中心时,女佣也能借这个机会休息。这样的安排真的很好。”

暂息护理选项

全岛有超过20间乐龄护理中心提供几小时到一天的暂息护理服务,包括周末。乐龄护理中心除了提供膳食、协助如厕或喂食照料外,也举办各类群体活动。

若年长者需要比较长的日夜护理,全岛有超过40间疗养院提供7天到30天的暂息护理。一些疗养院也专门照顾失智者。

暂息护理让看护者能暂时喘口气,或借这个机会处理一些日常家务事。若看护者是女佣,遇上她们需要回国或休息一段时间的话,雇主因为无需为没人照顾年长者而烦恼。

预先办手续以备不时之需

今年4月,卫生部和护联中心在看护者支援行动计划下推出了Go Respite计划。看护者可以预先办好手续,一有需要就能在一到两个星期内启动暂息护理,在参与Go Respite计划的乐龄护理中心或疗养院安置好患病家人。

谁适合申请暂息护理? 

  • 看护者已有长期的护理安排,只是需要暂时或短期护理以让他得到适当的休息
  • 患者需要监督或别人帮助他的某些日常起居活动,例如进食或换洗

如何申请?

  • 根据亲人的看护需求,与家人商量最适当的暂息护理,并从参与的护理中心和疗养院名单中,筛选适当的中心。
  • 如果你希望得到暂息护理提供的津贴,就必须进行支付能力调查(means test)
  • 你可以从护联中心的网站上,下载表格并预先登记,然后提交登记和支付能力调查表格。收到护联中心的确认信后,你就可以联络你所选的社区护理服务业者。

护联中心的网站上可以找到暂息护理和看护者支援的更多资料。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知更多详情:

  • 上网www.aic.sg
  • 拨打护联中心热线:1800-650-6060(星期一至星期五:上午8时30分到晚上8时30分,星期六:上午8时30分到下午4时)
  • 亲临护联中心联系站

71岁姐姐看护妹妹参加培训学会调整心态

杜群卿(71岁)的妹妹杜焕心(68岁)患有慢性精神分裂症,智商64的她病发时会乱喊乱骂,同时也患有哮喘、甲状腺失调和白内障。

这20多年来,杜群卿是妹妹的看护者,除了饮食起居外,她也负责带妹妹去复诊,帮她冲凉,确保她定期服药,控制病情。

杜群卿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她生性开朗好动,但身为看护者的压力是长期的,有时她也会感到烦躁,甚至会情绪失控,尤其是刚开始的两三年。

她的妹妹原本和父亲、弟弟一起住,但父亲过世,弟弟突然暴毙,做姐姐的杜群卿见妹妹失去依靠,毅然接她回家。“我是单亲妈妈,需要照工作和照顾两名子女,当时我又要处理弟弟突然去世的身后事,接下来还要照顾妹妹,压力真的很大。”

“妹妹有很多怪异的行为,例如她会刷牙刷上老半天,喜欢拿扫把‘笃笃笃’地敲,冲凉不干净,搞得我很烦躁,经常被气得欲哭无泪。”

但是杜群卿过后了解,身为看护者,她必须先照顾好自己的心理健康,才能更好地看护妹妹。她主动去上课和参加讲座,进一步了解精神分裂症病人,也上了看护者的培训课程,学习护理方面的知识和技巧,领悟照顾好自己的重要性。

20191015_zb_aic_03.jpg
这些都是杜群卿上课的课程证书和文凭。她说上些课程,做自己喜欢的事,能消解看护者的压力。

她说:“我现在学会调整自己的心态:妹妹可能不想变成这样,但她的病却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我这么一想,就会对她更有耐心。忍受不了时,我就走开不去理她,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是我的亲生妹妹,我不照顾她,还有谁会那么做?”杜群卿说。“我年纪也不小了,我需要保持健康,才能更长久地看护好妹妹。”

抽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

身为看护者压力大,当兼职文员的杜群卿,会腾出时间进行她喜欢的活动。

住在荷兰村组屋的她,加入了女皇镇看护者扶持团(Queenstown Caregivers Connect),经常参加小组举办的活动,和其他同是看护者的人定期一起做瑜伽、学习健康烹饪、交流看护心得等等。

她也是健走俱乐部的成员,还当社区友伴计划的义工,轮流去拜访四名需要朋友的老人家。

杜群卿说:“我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能改变心情,忘记看护的烦恼和压力,对妹妹也更能更有耐心。”

她会妥善安排时间,例如要外出时先把妹妹的膳食准备好,或确保女儿有空在家。“我也教会妹妹做些简单的家务,例如扫地、抹尘,她不是做得很好,但也帮得上小忙。”

如果情况许可的话,杜群卿会带着妹妹一起参加健走或看护联系小组的活动。“我会先请朋友对她多多包涵,她们也能接纳妹妹。我还曾带她一起参加到马六甲和峇淡岛的旅游!”

20191015_zb_aic_04.jpg
杜群卿经常带妹妹一起去运动,自己能放松心情,也让妹妹保持身体健康。

照顾自己为走更远的路

10月10日是世界心理健康日,照顾患病或失智家人的看护者,更需要照顾自己的心理健康,才能继续漫长而困难的看护旅程。

除了必要时可动用暂息护理,看护者也能这样照顾自己:

  • 参加看护者培训课程
    看护者可以动用看护者培训津贴去上课,他们有超过200个课程可以选择,包括照料患者的知识和技巧、与失智者的交流技巧,及如何舒缓看护者的压力和情绪。看护者可以利用看护者培训津贴每年提供的$200补贴参加指定培训课程。
  • 加入看护者支援小组
    和同样是看护者的人交流、倾诉,或分享经历,情绪和心理上更有依附,不会感到孤援无助。小组也定期举办活动协助护理者松弛身心。
  • 利用社区护理服务
    社区里有不同的护理服务,例如居家护理、日间护理、疗养护理等等,看护者可以根据自己和亲人的需要,寻求合适的社区护理服务让自己喘口气。
  • 利用各种援助津贴
    多加利用经济援助和津贴,例如建国一代残疾人士援助津贴、辅助器具津贴、居家看护津贴等等,可以减轻看护的财务负担。

【本文由护联中心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