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丹星再批政府拨款为何交基层组织顾问批准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左)批评由败选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担任基层组织顾问,负责批准社区项目翻新的拨款,是“大选前先拉票”.阿裕尼集选区基层组织顾问蔡荣良质疑毕丹星只是想转移注意力。(档案照片)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左)批评由败选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担任基层组织顾问,负责批准社区项目翻新的拨款,是“大选前先拉票”.阿裕尼集选区基层组织顾问蔡荣良质疑毕丹星只是想转移注意力。(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认为,由败选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担任基层组织顾问,妨碍反对党议员推行翻新计划,并以区内一道无障碍坡道为例,指坡道耗时七年才落成。对此,该区基层组织顾问蔡荣良驳斥坡道工程延误七年的说法,质疑毕丹星只是想转移注意力。

也是工人党秘书长的毕丹星星期二(15日)在个人面簿指出,尽管政府每年拨款约4000万元给各市镇理事会,用于社区翻新项目,但所有议员须通过基层组织顾问批准项目,而反对党选区的基层组织顾问是败选的行动党候选人。

他认为,这些人由于被安插为基层组织领袖,有权批准数目庞大的纳税人资金,因此得以和居民保持联系,可说是“在大选以前就在拉票”。

毕丹星说,大选逼近之际,第四代领导班子越来越多地提及社会分化、政治失灵的危险。“但第四代领导人是否敢于检视,行动党在政治上采取分化的做法,或许才是“房里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指显而易见却一直被忽视的问题),使新加坡成为政治分化的社会?”

对此,阿裕尼集选区基层组织顾问蔡荣良受访时说,毕丹星所提的无障碍坡道,获国家发展部社区设施改进委员会(CIPC)资助,而这类项目,无论在哪个选区都是由公民咨询委员会负责工程,竣工后再移交给市镇会。

他指出,公民咨询委员会有责任对议员提出的翻新项目,进行讨论和甄选。“如毕丹星所说,当局每年拨款4000万,我们只有这么多的钱,所以只能选择用在最紧迫和最需要的地方。如果是为了居民的利益,基层组织为何要妨碍?”

蔡荣良也否认工程延误了七年,但他坦言,承包商在建造该坡道时,因为需要移动一些现有设施,因此稍有延误。

蔡荣良质疑,倘若真的延误七年,毕丹星为何等到现在才提出此事。“他是不是在试图分散人们对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官司裁决的注意力?我们应该关注真正的课题,即市镇会理事的诚信。”

毕丹星也在面簿贴文中提及,行动党在1981年安顺补选中败北时,当时的总理吴作栋与第二代领导班子曾想过将安顺民众俱乐部等基层组织,交由工人党议员惹耶勒南管理,但年长议员不同意。毕丹星认为,第二代领导班子当年的直觉并没有错。

针对这段往事,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高难任务》曾忆述,年长议员当时说,“交了给他(惹耶勒南),他可以巩固地位,我们就失去再回到安顺的机会。

吴作栋写道:“但保留民众俱乐部管理权的理由是什么?因为它是政府设施的一部分……年少单纯的我们以为,民众俱乐部是选区的一部分,不得不交接,但年长议员们说:不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